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个标题,不要误会,我不想要特权,不是说我现在有什么特权。这只是我对经历过的一件事的愤慨,或者说是一种牢骚,也是一种自我提醒,让自己不要陷入“特权”之中。先听听我遇到的故事吧。

学校举办了一个晚会,突然听朋友说今晚6点开始,想想没什么事,就陪朋友去看看。不过我们三个都没有领票,刚开始还是不担心的,因为一般情况下门票只是一种形式罢了。不幸啊,这次人比较多,没有门票不准进去。机灵的伙伴A随着大潮混进去了,我和伙伴B只能在外面等着,我俩在快速地寻找“解决办法”。我们都说刚刚看见辅导员进去了,他们是不需要门票的,也可以把我们带进去,正在后悔想得晚了的时候,又一位辅导员进去了。只见检票人满脸笑容地迎上去,另一位不知情的保安准备拦住,这时检票人赶紧拉住保安说:“这是老师。”,保安自觉地缩回来手。哎,只顾看这场热闹了,忘记“搭顺风车”了,这时伙伴B抱怨我眼神太差。哎,当时那个后悔啊,怎么不睁大眼睛呢?之后我们等呀等呀,就等着哪位我们认识的“大领导”能够来,好带我们进去,可天不遂人愿,最终我们都没能进去。

不说结果怎么样,事后我就深深领悟了为什么特权这么容易滋生,特别是在中国这么一个要面子的国家,特权现象就更严重。

首先,不说为什么让辅导员有特权,这在大家的印象中是很正常的事,所以我不涉及。我只反思自己,当我们被拒之门外的时候,我想到的是找一个人或者找某种关系让我能够混进去,这就是我想借助特权的做法,这就是我在找关系,找门路的做法。我不想怎么从正规路径,不想怎么再拿到票,想到的竟然是攀附特权。为什么呢?首先靠特权是比较容易的一种做法,只要有一个人说一句话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自己劳心劳力地去做一件事。另外,靠特权能够进去,能够办成一件事对中国人来说这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是很值得骄傲的。在我不能进去的时候,我在想如果这个时候一位领导带我进去我将是多么有面子啊,现在想想真的恶心,这就如同希望跟着一帮坏人做坏事一样。若把我放在革命年代搞不好我就是汉奸。

我们一直在说,中国不能搞特权,你看,政府官员搞特权,结果就是腐败,就是到处欺压百姓。特权就是一种专制,因为此时少部分人掌握了权力,大部分人只能被欺压。搞特权就是一种不公平,不过在说不能搞特权的人一般都是没有特权的。这些人(包括我)都可以扪心自问一下,如果自己有机会搞特权,自己会不弄吗?或者问自己,自己能够抵挡住特权的诱惑吗?这答案或许不全是肯定的。所以说,特权是否存在不仅仅看人的品质,还要看整个制度的约束。

将权力放到制度的笼子里是有道理的,因为人人都有私心,人都有劣根性,所以只依靠人的觉醒是远远不够的。但如果制度完善的话,人就不敢搞特权,或者没有机会搞特权。就拿我这个例子来说吧,如果制度完善,不对任何人放水,管你是谁,管你什么领导,没有票就不准进去,我们也就不会想让辅导员带我们进去了,大家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抱怨了吧。

所以说,我不想要特权,我更想让制度把特权机会给限制住,因为我想公平,这首先是要对他人公平!真心希望中国哪天能够少一些特权,多一些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