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给一个肯定的答案告诉别人我这一生能活到多少岁,以60岁为标准,我已经过完了我人生的三分之一。 

我的家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那里的房屋冬暖夏凉;那里的清晨鸟语花香。没有城市的繁华喧嚣;没有城市的乌烟瘴气。那里的人和蔼可亲,因为我的出生让整个院子再一次有了无数的欢笑声。 

我是整个家庭最小的女孩子,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得到了无数的宠爱,不仅仅是来自外公外婆和父母,还有哥哥姐姐,甚至于家里的各个亲戚。我现在还记得我的奶奶经常给我讲述我小时候的事情,小时候的我身体不好,我的妈妈整天寸步不离的照顾我,这样的日子一直到我三岁后,因为她去了另外一个美丽的世界。 

那一天是我弟弟出生的日子,从醒来后就看到天空一直下着瓢泼大雨,老天爷也因为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喜极而泣。因为医疗条件的落后,弟弟平安的来到了大家的身边,而她,去了另一个更美的世界。对母亲这个词的认知其实我能理解的很少,因为在那之后我一直跟着爷爷奶奶长大。 

外公外婆对我的宠爱并不亚于任何人,她走后,我跟着我的外公外婆一起去了西昌,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大城市,对所有的一切都很陌生,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的舅舅,我不敢上前和他拥抱,也不敢叫他一声舅舅。那种不知所措的感觉,让我很难适应,直到我5岁那年,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回到了老家,那几年的火车速度还特别慢,我们下了火车后根本找不到方向,外公外婆都不认识字,爸爸也远在异国他乡。再一次看到小山村,我发现它变了,没有之前那么有活力,甚至更陌生 

上学实在离家两公里的地方,两间用石头砌起来的房间,下雨的时候会漏雨,泥泞的小路到处都是水坑,从开始读书,我从没让外公外婆接过送过,每天跟着一群同龄孩子一起去学校,在那条路上,无数次的跌倒,上学无数次的迟到。至今都还记得,因为自己体弱多病,年迈的他们每次都把我背着去医院看病,下了雨的山路真的特别难走,每次都要走一个小时才能到医院,看完病又把我背回去,回忆起那时就像慢放的黑白电影。 

从弟弟出生那时起,我和他接触的时间基本没有,因为没有生活在一起,他生活在另一个家,也就是我的爷爷奶奶家,虽然隔得距离不远,但是我对爷爷奶奶却没有感情的,偶尔见一面确实非常抵触,和爸爸从小就有的隔阂即使到现在也不能完全消除。 

父爱;母爱。对于小村里的孩子又何谈容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