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理学诞生之初及其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致力于研究消极心理即人们的恐惧、忧虑、虚伪等等。而因此引起人们对人的本质的思考,也因此出现了许多伟大的结论或者说言语。研究人的本质,思考这世间真理固然是人存在的目的之一,但是不可否认,追求幸福也是人存在的目的之一。

如何让人们觉得幸福?

当一个人深陷负面情绪,当他相信幸福,仅仅只是相信他口中的幸福,也就是当他口中的那个幸福只是个名词而不是个事实的时候,怎么才能让他幸福起来?

察觉到幸福的工具和幸福本身存在两个因素可能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所谓察觉到幸福的工具是指有这样一种存在,它能让人看到外界的幸福、能够告诉人一些幸福的技巧、能够让人去相信幸福存在、让人相信自己会得到幸福、让人们去留下看得到幸福的眼睛或者所把原来被雾蒙住的双眼清洗干净了。《积极心理学密码》这本书对我的影响影响就是:它让我看到了幸福,当然最初不是让我看到了我自己的幸福,而是让我看到了真实的幸福的存在,它就矗立在那。而看了这本书,我看到了幸福就在那里,就像看待一个既成事实一样。这让我不再否定幸福的存在,不再一面沉浸在悲伤、阴凉、灰暗中,一面对自己说我相信幸福;而是真正让我相信幸福存在。

有了这样一种工具或者说是认知,才能让人们在真正的幸福到来时,感受到自己幸福着。当然,任何没有事实填充的理论和认知始终都像是空中阁楼,让人觉得空洞、缥缈。

幸福本身存在是让我们的工具发挥作用,让我们的认知得到证实的一大很重要的关键所在,它也是让我们更加相信幸福存在,让我们更坚信自己的认知的一大关键所在。

幸福究竟是一直存在于我们身边,还是刚好那么巧,当我有了察觉幸福的工具时,它就正好出现了,不得而知。然而,事实是,当我有了察觉世界的工具时,当我认识到幸福存在时,幸福真的找上门来了。所以现在相信幸福,相信幸福就像既成事实也确实是既成事实存在于那里。

转变本就是一个很奇妙、很微妙、让人难以捉摸的状态。过去变成现在究竟是什么在作用,我现在在“积极心理”这一个笼子里寻找着痕迹和线索,其他笼子里还有很多很多线索,拼在一起才是转变的完成历程。然而,无论转变的原因和转机是什么,现在已经幸福这件事是既成事实,而那些我们现在或许尚未找出的线索会在以后的不幸来临时出现,让我们再次走向幸福。能察觉出的与不能察觉出的都存在着。

一点只言片语,有些零散飘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