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平安夜并不平安。

        在北京的一家医院里发生了最不幸、最血腥、最无耻、最悲哀的事情!

       杨文医生2019年12月24日6时,被一名患者家属恶意杀害,利刃导致颈部严重损伤,虽经积极抢救,却最终于2019年12月25日零时50分不幸去世。

        事情的原委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一下。

         

     关于那条新闻,有人讽刺道:“得病了,去寺庙,花10万香火钱,病好了,人们认为是神仙显灵。病没好,死了,人们认为是命该如此;得病了,去医院,花10万医药费,病好了,人们认为这破地方真坑钱。病没好,死了,人们认为是医疗事故,告他!”别把医生想的那么狭隘好吗?人家也是凭劳动挣钱的,不是坑蒙拐骗,没有哪个医护工作者盼着看到自己负责的患者死,都是希望他们早日康复。

       我参加了一个由医生和医学生们组建的乐团,他们都是热爱音乐到骨子里的人,即使是百忙之中也会挤出时间来排练。从我加入这个乐团以来,观察到,乐团中总是有人请假,但没有一个人是因为私人原因请假不来排练的。那天是乐团2020年跨年音乐会,这场音乐会我们筹备了几个月,就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有几位乐手却请假了。原因分别是“处理完患者的事情就过去,稍微迟到会儿”、“刚下手术台,迟到一会”、“刚从实验室跑出来,马上就到,迟到一会”、“刚刚接到一个重症患者,请假”。看到这些请假的理由,我的眼睛瞬间就湿了。展演对他们不重要吗?怎么可能!毕竟是花了心思准备的一年一度的演出。可是这些事情在患者们面前都不叫事儿。我觉得医护工作不像是一份职业,更像是一份使命。医护工作者们因为心中有这份使命,所以他们舍弃了私人时间,只要患者有需要,他们随叫随到。患者在他们那里高过朋友、自己、爱人、甚至是家人。

        这就是现实中的医生,他们在付出,付出着自己的才华、时间、精力、耐心…可是这个社会是怎么对待他们的呢?

        早就听闻医患关系紧张,如今这么血淋淋的事件摆在我面前,我还是被吓到了。更另外寒心的是,pyq铺天盖地刷屏这条新闻的都是医生(医学生)们,而其他专业的同学们对此无动于衷,甚是冷漠。而微博热搜就更让人无语了,除了十一的时候感慨一下祖国的强大,其他日子里全是各种明星的话题,谁割眼袋了,谁眼睛发炎了,谁又跳了什么舞…

        看到大家的关注点,我不禁想到鲁迅先生说过的话:“从那一回以后,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

        哪个明星结婚了、哪个明星离婚了、谁谁谁又出了新专辑、谁谁谁走红毯…这些事情人们能津津乐道很久,然而急诊科医生的一条鲜活的生命陨落,人们却看个热闹,一笑而过。有人过爱豆的生日比过自己的生日还隆重,有人把偶像的履历倒背如流,可有谁还记得屠呦呦是经过了多少次失败才成功提取出了青蒿素?天津爆炸中牺牲了多少名消防员?他们用一生在奉献,请不要再让他们寒心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