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在,未满18岁的小朋友请自觉坐好,一同的家长请照看好自己的小朋友。第一个问题,有过恋爱经历的同学请举起你的左手。那么第二个问题,如果曾经暗恋过某个同学,请举起你的右手。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最终暗恋成功的同学请举手。

小时候,爸妈教育我们“不能早恋不能早恋”。于是,受他们根正苗红的思想,上高中的时候,我早恋了,因为我从来不听我爸的话。我在班里人缘最好,地位最低,无论男女异性都能够打成一片。他属于那种内秀型,话少。这货特二,有天晚上我们俩一起回宿舍,快到楼下,看见老班笔直的站在那里。我跟他使眼色说,快走快走。结果他没读懂我的意思,上前一步说“老师好”。我也上前,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跟班主任迎面打了招呼。第二天班主任就挨个盘问,调查我们俩。通常谈恋爱这种事情都是先找男生谈话,但是老班先找了我。后来找他谈话的时候,老班说,“你们俩这个事儿,我看不像是你先说的呀”。不过我认错态度还算端正,没有被叫家长。寒假开学,他买了很大一包零食,让我提溜到宿舍,我正欢欣雀跃地看都有啥吃的呢,突然一盒健胃消食片掉了出来。

其实知道这货喜欢我的时候,还是蛮惊讶的,觉得像捡到了宝。因为当时班里流行选三好男人,他长期占据着榜首。起初我也搞不明白,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喜欢我啊。后来我问他,他说“因为你很可爱啊,特招人喜欢”。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可爱”这个词,是比漂亮,好看还要高出一个级别的词,因为如果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的话,就会觉得不管她做什么都很可爱。

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是值得被爱的。恩,被爱,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噢,对了,乔一还有个哥哥,叫观潮。按说兄妹应该有很多类型,相亲相爱型,情同手足型,两看生厌型,但他俩属于从小打到大型。观潮特有心计,老是变着法儿的欺负乔一,完了他妈过来还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无辜模样,每次都气的乔一牙痒痒。原来我一直挺羡慕有个哥哥的,以至于小时候老跟我妈讲“妈妈,给我生个哥哥吧。在我弟出生的时候,我特别好奇,“妈妈大了好长时间的肚子怎么一下子就没了”。再看一眼我弟,这个小孩怎么这么皱巴。我问我妈,我小时候也这么丑吗。我妈说,不,你比他还丑,当时我哇的一声就哭了。

我跟我弟也属于从小打到大型的。按道理说,我们俩差三岁。再怎么着,他都得喊我一声姐。但事实上,每次他喊姐姐都是在我的威逼利诱下。后来我让我妈教育他,要喊姐姐,他还一脸委屈,那她为什么不喊我弟弟!小时候跟他玩,不小心把他逗哭了,又害怕我妈过来揍我,就赶紧把这家伙哄好。从那以后,我发现一个特好玩的事儿,就是逗哭他,然后再哄好他。

前段时间,我心血来潮去剪了头发,但是偷摸儿的,没敢告诉我妈。然后兴致高涨的发了QQ空间,结果不一会儿,我们家人挨个儿视频轰炸我,问我是不是剪头发了。我还寻思我爸妈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我弟幸灾乐祸的说“我终于有哥哥啦”,我差点儿没气晕过去!一直以来,这货从来不懂得照顾他姐,有一会儿我爸买了俩炸鸡腿,公平起见,一人一个,结果他把两个全给吃了。回家以后我特别生气,对这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人还嫌我记仇。

记得高中的时候看过一本书,叫《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看完以后啊,喜欢的不得了。我特别能理解主角乔一跟他哥的相处模式,一言不合就开战。

其实有点奇怪,在动笔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来的居然是这本书。它不像其他名著一样能够在文坛里经久不衰,也不像那些名家的书能让人仔细地推敲一番。不过我还记得在翻开它的时候心里的那种小窃喜,还有那种突然的、莫名的感动。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总是有那么一个时刻会特别打动我们,让你想要用心去记住它。不止我一个人,对于纯粹、温暖、有爱、美好的爱情这么追逐,这么为它动容。在这纷乱复杂的世界里,能得一份“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的简单情深,是多珍贵。

我喜欢这个书名,挺俗的,却也简单粗暴。从小到大,我们一直都被那些必读书目搞得头昏眼花,想破脑袋也读不出书中作者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图。小时候我特喜欢看书,喜欢看童话,一本一本的买。后来我妈不让我买了,她说“你那些书都看完了?能背下来吗?以后不许看这种没营养的书。”于是,我后来再没买过书。

但是我问自己,有意义,真的就那么重要吗?在看童话的时候我得到了快乐,大人们说的“你快乐才是最重要的”,都是骗人的吗?好像长大了,我就必须把“有意义”放在第一位,把“有趣”放到后面了。可是我还是会想起来那些时刻,那些书,那些在我失落难过时,陪伴我的书,它就像是一个柔软的小垫子一样保护着我。

有些书,不止是写给我们看的,也是写给大人看的。可能有时候,有意思比有意义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