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9/6/10

通话时长01:23:00 

"这个涉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您另找高人吧“ 

”靠,弱鸡。拜了个拜。“ 

 。。。。 

 还真是个残忍的女人,利用完就挂我电话。我也想教你啊,可是我一个朋友都没有,我怎么教你如何辨别真假朋友。 

 说起来也是好笑,20年来,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我居然连个可以摸着真心说”XX是我的好朋友“的朋友都没有。

”你觉得朋友是什么呢?“ 

老妹说:“是一个我可以聊真心话的人,是可以放在手机通讯录里很长时间不联系,但是她一知道我膝盖受伤了,就能二话不说,天天骑着她的小破单车来接我上下学的人。” 

当时,我的心就像是被锤子敲打了一样,还叮叮作响。。。就像敲着钉子的声音。。。就像我的心就是金属做的。。就像二十年来,我都没有心一样。。都跟金属似的了,那还能叫心吗? 

不能。 

老妹嫌弃地说,“那你总不能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吧,你活在什么世界里啊” 

我撇了撇嘴:”难道你不觉得朋友就像是一个累赘,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指望不上吗?“ 

”哦,是吗?那你觉得我的朋友像是一个累赘吗?那你为什么还会羡慕我呢?“ 

无语凝噎。。 

是,确实,我很羡慕,老妹就像一个小太阳,永远有一群小伙伴陪着她,而我却像一颗被白洞远远甩出去地尘埃。 

俩亲姐妹,我们俩却活出了两个极端,一个一无所有,一个优秀伙伴不断。 

这是为什么呢? 

我想,我知道,可是我却还是不愿意改。 

老妹说:”朋友,就像是一场投资,投以己心换之彼心“ 

两颗心先是在人群中相互吸引,然后互相试探,逐渐靠拢,最后互相交换,但是,即为投资,肯定有风险存在,可能你的一腔热血,试探地头破血流,也都得不到别人的欣赏,换不得别人地一颗心。 

该怎么说呢?我就像一只蜗牛,宁愿背着重重的壳,缓步前行,也不要冒一丝丝的风险,因为该有的试探,曾经的头破血流,已经足够记忆深刻,甚至现在的疤,都还没有掉下它丑陋的躯壳。 

   

距离上一次和老妹的聊天已有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我一直都在想,我为什么到现在仍然一无所有,没有真心相交的朋友。 

时间:2019/7/3 

微信通话中。。。 

”你是你,我是我,我们又不一样,我也羡慕你能一手扛起整个家,书读的也好,活得也潇潇洒洒呢。“ 

我们又不一样。我们又不一样。我们又不一样。 

是了,我们不一样,又何必纠结,哪怕我现在仍然没有一个能数得出来的朋友,但是一个人,去哪都很自在,独处也不寂寞。 

一个人,没有朋友,也不算是真的一无所有,毕竟,独处,我也在努力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我》张国荣 

我就是我,每个人都是颜色不一样的烟花,这句话,送给现在还在纠结中的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