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数着数着,很快,离我回到大陆,结束自己在台湾的交换生活只剩整两个月了。除去和并不亲密的伙伴在外游览台湾山山水水的时间,我特别喜爱独自一人的舒适感。一方面是因为身体上没有游玩的疲惫,一方面这份独处并不总是容易得来,我倍感珍惜。

当初选择跨越海峡,离开我熟悉的读书环境,就是想逃离原本的圈子带给自己的牵绊。大学一年级,我算是做了一个非常认真学习的新生吧,很认真地做作业,很认真地去了解我的专业,很认真地想去获得奖学金……并不全然为自己,我想做一个被人赞叹的优秀青年人。只是很可惜,虽然绩点很高,在活动方面加分被弯道超车了,我这颗清高骄傲的心,默默地疼了一下。台湾的课程几乎不能与本校的兑换学分,这个决定必然给自己带来很多辛苦,来了也不必再想着奖学金了,没有了也不纠结。在没有那没多的利益取舍下,选择了自己感兴趣的课程去参与,不争成绩的高低,不去有意的装饰考核作业,只为自己,只是为了让自己更丰富而学点东西。

逃到这里之后,为什么说独处时光不容易呢?大概是有一个气场不和的舍友,生活习惯大不相同,沟通上面无法顺畅,我们一天24小时可以一句话都不说,在一个两人间。每当她收拾东西离开房间,我都暗自窃喜,甚至心花怒放。一个人,听自己喜欢的音乐剧歌剧的歌,没有人会说你好奇怪;一个人,可以外放手机的视频背景乐,没有人说小声点。一个人,晚餐时可以用最丑的姿势吃掉心心念念的餐点,然后轻飘飘地打个嗝。我想如何,便如何。物理条件上的遥远距离为我创造了没有在意的朋友家人在身边的日子,因为距离远,作为一个太习惯为别人着想的人,我终于理所当然不必去有多少情感变化,我不总是产生愧疚和担忧了,情感的重心逐渐还给了自己。唉,为别人想难道不好吗?好,当然好。只是别像那个我,严重影响了自己的生活和情绪。

昨天周六,是我第一次周末在高大上课。下课的时候太阳快落山了,不晒不热,微风徐徐。大概因为周末,附近5家店3家关了门,晚饭还是走到离住的地方挺远的蛋包饭店。吃饱走出店门,6点10分,天完全黑了,黑的好快。大概因为台湾高雄在北半回归线以南,又或许是11月了,白天与黑夜的交替时刻来的很快,我时不时都要惊讶一下头顶上的光突然就变成了人造的。在路上遇到了刚刚买完东西回去的舍友,是的,我并不喜欢她。拖了些时间回去,拐个弯到7-11瞅了瞅,这的苹果好贵,但是好久没吃了就来一盒吧。晚上,我骑着脚踏车,漫无目的在校园里来来去去,就是觉得吹着风,舒服愉快。

这个哪怕居住了两个月仍然陌生的地方,与我相关的道路都从未熙攘过,一个人却走得很宽阔。可能因为大部分的时光,我都只属于我自己,不为谁去快乐悲伤,只为自己做选择。我想吃那个很贵的苹果,我可以买,没有人需要分享和考虑,我可以独自享受。善良而自私的人并不可爱,善良却无私的人却特别残忍,只对自己。还有一半时间,等回去,但愿在原本的、熟悉的、熙熙攘攘的生活里,别丢了这份清白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