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你也不例外,从很小很小我们每天被一大堆作业恼火,烦心,一点一点的想成为一个大人的时候,我们就期待梦想着大学。我到现在依旧没有忘记,我梦中的大学是浪漫的,诗幻的,那里的一切就仿佛是魔仙堡,没有不快乐同时也没有泪水。这个梦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上大学前夕。

事情真的很多很多,重要到三分钟之后就要做好又或者无关紧要,发收到成为一种习惯,看班群成为例事。

说实话,大学之前学习是最重要的,而学生会自然与我们无缘,以至于在我心中加入学生会就感觉好像特别厉害。所以上了大学之后,我加入俩个学生会,一个校里的一个院里的(面试了哟,很难进的),说不窃喜那是假的我真的开心了好几天,是做梦前都会傻笑一下的那种。然而,很快,俩个部门都是特别忙特别忙的类别,每天开会不断,要求不断,任务不断,加人不断(有一天我加人加了俩个小时,还必须得和他们打招呼,如果不幸碰到爱唠嗑的,那我只能祝你好运了)走路见到学姐学长们如果认识必须打招呼(强行让他们认识你/礼貌),那时我天天请假(开会)不能去上晚自习,突然有天终于没事可以上晚自习了,结果因为太长时间不去我居然忘了是那间教室。

那段儿时间我画淡妆,可是每当我开完会(晚上十点多),自己走过篮球场,走在天桥上望着桥下橘黄色的橘灯,缓缓驶过的车辆,我慢慢摸上了自己的脸,感觉那不是我的,好冷,是面具吗?我不敢回答我自己,因为我好怕好怕自己活成过去自己最讨厌别人的样子。记得进学生会之前,学姐和我们说,你们进了学生会,就是狗子一点儿,顺着点儿学姐们。学生会的初试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场面试,紧张,手发冷但面子上依旧表现的淡泊名利,落落大方。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个时候我好想真的好想听哪怕是一个暖暖的一句你能行。

现在,我坐在教室里上着所谓的晚自习。距离开学报道那天已经一个月了,事情依旧繁琐,碎砸。心烦厉害的时候我就和自己说,没事,大一嘛,都是这样,慢慢就好了。

现在的我学习化妆,因为我认为一个女生,无论多大的年龄都应该精致灵动的活着,即便不是为了取悦男生,也还是为了让自己看了赏心悦目。我要努力学习英语,计划很多,总会一一实现的。我还要学习用脑子说话,用脑子办事。学会忍着,即使我真的不喜欢她,讨厌她。学会分享,分享了这个东西吃起来才会更加好吃。

大一,是真的很累,即使不上课空闲时间很多,但是自己给自己安排的总归是满满的。很累很累,但我还可以坚持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