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前我被诊断出患了抑郁症。直到那时我还觉得自己能够应付,不需要别人的帮助和医学治疗。

在那之前我一直在外地培训,为几个月后的考研做准备。我没意识到我早就承受不住压力了,完全靠一口仙气吊着。反而,我把我的抑郁看作是一种正常的备考心理状态,于是一直强忍着拼命学习,想要借此摆脱痛苦。

可是越来越糟糕。从起床睁眼的那一刻开始,我的每一天都是在极大的煎熬和枯燥中度过的。对什么事都丧失了兴趣,不想见人,不想交流,不想吃饭,只想报复性的用各种悲观的想法折磨自己。

好在我的父母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在她们好几十通电话的劝导下,我终于愿意回家接受治疗了。从找医院鉴定开药,到找心理专家疏导,到母亲每天陪伴,我才及时在堕入深渊之前被拉回来。

随着心里状态的慢慢恢复,我才愿意正视我曾经犯下的各种错误。

从内心深处接纳不完美的自己,这是我从抑郁症中走出来的积极心理暗示。我从小都是一个要强的孩子,有时候这种要强是盲目的。不愿正视自己的缺陷和失败,导致我盲目的做出各种高于自己能力的决定。直到心理专家告诉我,我应该换个角度看待许多问题,不能总是以自己痛苦的方式面对困难,即使那些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但只要我把注意力放在长远或者其他地方,那些痛苦可能并不能对我造成伤害。现在只要我一遇见什么让我觉得有点痛苦的事情,我就会分析这种痛苦的来源是什么并且给与自己积极的解释,而不是像以往一样过分的自责自己或者毫不理智的接受那种痛苦。

远离让你痛苦的事情,重新找回让自己放松快乐的事情。知道我的最大抑郁来源是考研后,我从回来就再也不做任何有关考研的事情了。一开始还是会有压力和自责心理,但渐渐的那种感觉会慢慢减淡,直到每天吃喝玩乐、完全不学习也不会让我有负罪感。在这期间,母亲也一直在想办法让我感受到开心,陪我逛街买东西或出去吃大餐。但我发现最有帮助的事情就是运动。我喜欢上了游泳,连续两周每天晚上都去。在水里,我什么都不用想,只需要感受自己的动作,感受自己的呼吸。这种感觉自己还活着的状态,让我觉得特别放松。慢慢的,我开始期待每天晚上的“水上瑜伽”。我想这是我恢复的标志之一,开始期待某件事,并且真心的觉得快乐。

每天按时吃药,多与别人交流沟通。我接受治疗期间是寄住在亲戚家,他们家有两位姐姐,一位弟弟,还有一位特别会聊天的婆婆。之所以选择这样的环境,是因为我母亲觉得让我融入别人的正常生活和那种愉快的氛围,能够帮助我恢复。刚开始每次发病的时候,我都特别心烦,完全不想跟别人交流。半个月后,我开始积极地跟别人交流,开始尝试着去了解别人的思想和生活,发现自己和别人的差别,从而更好更客观的认识自己。与此同时,医生开了三个月的药,我每天都按时吃。

治疗抑郁症需要耐心和陪伴。我庆幸的是我没有完全自暴自弃,我还是想给未来的自己一个交代。不过相对于别人,我可能已经走了人生的弯路。这条弯路,我不想埋怨,不想无视,而是希望看成一个重新认识我自己的一次大调整。我相信,慢慢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