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很久之前,我就不爱一个人做事,不论做什么事都希望有个人陪着我一起,好像这样才能有安全感。

学生时代我从不一个人上厕所,去卫生间前都会问问前后左右有没有小姐妹要一起去,当得到肯定的答复时这才心满意足地两个人手挽手肩并着肩一起走向卫生间。

也从不一个人吃饭。通常在前一天晚上,我就会联系好朋友,约好第二天中午在某某小卖铺见面,然后一起去吃饭。当然,也会出现约不到人的情况,那怎么办?第二天早上上课,加上课间操早读课,一共四个课间休息时间,我就在班上一个一个问,直到找到陪我吃饭的人。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我发现是我已经变成了一个上学要人陪、上厕所要人陪、课间时间要人陪、吃饭要人陪、回家要人陪,仿佛变成了没有人陪着就没有办法行动、思考乃至生存的人了。

大学快毕业那会,学校通知说要实习,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我果断选择了一个有朋友在的城市,之后顺理成章的两个人住在一起,平常一起上班一起下班、节假日的时候一起出去玩;在我跟她闹掰之前,这简直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

闹掰是怎么说的,就是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非常简洁明了吧。从那以后我这个“独立障碍”就被治好了,因为我发现“独立障碍”真的是个挺可怕的问题。

她是我大学室友,在我看来她也是跟我一样有“独立障碍”的人,甚至比我更严重。

在我们俩合租期间,她转正了,公司分配了一个宿舍给她,在我们合租公寓的同一栋。然后她询问我说想要搬些生活用品到宿舍去,偶尔住上几天换种感觉,问我同意吗,我回答没问题。过了几天她又告诉我,她觉得她其实可以不用负担我们俩合租的公寓的租金的,想到她其实有自己的宿舍的我觉得确实是这样的,然后她问我可以一个月房租给我300块钱吗,我思考了两分钟,答应了。ps:我们租住的是公寓,在三线城市,一个月房租1200元、物业费150元、加上水电费,每个月基本都是需要付1600元左右。

过了几天我回想起来这回事,才发现这意味着我一个月需要独立支付1300元左右的房租,我思考了很久,思考了包括我们租房前付的押金,押金需要住满六个月才可以退,租房前我们付了1200元押金,当时是租房的第三个月。

于是我找她谈话,告诉她我认为以我目前的工资付这么多的租金对我来说有点多,所以我想了很久我决定搬出去住,希望她可以理解我。然后她非常冷静地告诉我,没有办法接受我搬走,如果我要搬走的话就要押金退给她,因为是没有办法继续住不能退的。

我没想到她会这样想,我尝试着冷静下来和她交流,告诉她还要住四个月时间才可以退押金(当时是租住的第三个月月初即将要交房租),如果继续这样住,她还需要交1200元的房租,但是她可以住宿舍,宿舍是一个人住的,但是住四个月退押金她也只能退600元,她已经搬了很多东西到宿舍去了,相当于是我一个人在住,我也不想花她的钱。

然后她开始倒苦水,说在这个城市工作是因为我,住在这是因为我,现在我要搬走了她的钱又不能退,所以如果我要搬走就必须退给她押金。听到那些话其实挺不开心的,因为我知道她待在这个城市可能跟我有关系,但是更多的是因为她家庭的原因,于是我就反驳了她。我们俩不欢而散,各自回公司上班,临走前她还告诉我,不给她退钱别想搬走。

当天下午上班后,她给我发微信告诉我其实今天说的那么多话,只是想让我跟她一起住两个人有个伴。但是我表示我应该还是会搬走。

这件事情后来以她交房租当日把所有东西搬走,并且告知我想要她帮我一起付房租除非答应她以后都不会搬走,我拒绝了她,然后她告诉我她要把联系方式删了,以后不要再联系为结局结束了。

后来我仔细想过,为什么她宁愿出1200元跟我合租,然后自己住两间房子而不自己住一间房子只需要放弃退回的押金600元,可能确实像她说的她想有个伴,但是为了有个伴需要我严重影响自己的生活,实习期2000块钱的工资要供租房、生活等等压力大得让我没有办法接受甚至可能还需要找父母要钱才能度日,就为了当时能有个伴。

大学三年多的室友兼朋友,就因为一定要无时无刻要有人陪的“独立障碍”而绝交,因为你一时不能陪我所以以后就不需要你这个朋友了。至今我都没有办法理解她,甚至我们俩交流过程中,她所说的把所有问题的起因都归于我,只是为了要求我跟她住一起这样的行为我也没有办法接受。

从那以后,我不再坚持做什么都要有人陪这件事,很多事情其实本就应该一个人做,不该为了所谓的有人陪而做一些影响自己、妨碍他人的事情。

从前为了有人陪着上学,在对方的家门口等她,以至于那天上学迟到;为了有人陪着上厕所,憋着不去直到有别人想去了再一起去,其实这些现在可以说得上是傻事的事都不应该发生。

不要做“独立障碍”者,有些路本就该一个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