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开,我不需要!”

  走出办公楼,我把发传单的女孩骂了一顿。

  这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骂人,女孩吓的往后退了半步,脸色羞红的看着我。

  惊恐、自责,惭愧,她的表情很复杂。

  对视不到半秒,她匆忙奔向另一个客户,掩饰内心的不安。

  我承认我刚才的态度不好,但是我心里没有半点愧疚。

  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更何况是她先打扰到了我,我骂她一句也没什么。

  如果她受不了,说明她不适合敢这份工作,我的态度也许能让她趁早意识到自己的不足,然后找到更好的工作,于情于理我都没有错。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这件事,觉得自己干了件不得了的事情,把在公司受的委屈发泄出来,心情舒坦很多。

  回去的时候,那个女孩还在门口发传单,见我过去,她躲到一边,拉着一个人讲解优惠券的使用方法。

  呵呵,拙劣的演技。

  从她的余光中,我能清楚的感知到她在逃避。

  回到楼上,走进办公室。

  同事们大多在午睡,空气中弥漫着慵懒的气息。

  我放慢脚步,轻手轻脚的回到座位上,尽量不打扰任何人。

  我是新员工,入职两个月,同期的新人除了我都转正了,所以每一份人情对我都很重要。

  上午做的方案被总监第五次否决,那是我熬夜修改出来的,总监只看了一眼,不到三秒,便让我拿回去重做,没有任何解释。

  我压着火回到座位上,老员工看了我的方案,都说没毛病,怎么也不至于打回来重新做,然后他们就开始说总监脾气不好,以前怎么怎么的。

  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也许是为了安慰我,也许只是随便唠叨。

  总之,我听完后,感觉总监在针对我。

  总监职高毕业,没学过服装设计,是从车间样衣工开始,一步一步坐上总监的。

  记得入职第一天,人事把我交给他的时候,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下过车间没有?”

  拜托,学校里怎么可能有车间,那是教室好不好。

  当然,我嘴上还是很恭敬的回答‘没有。’

  “哦,先去车间锻炼一个月吧。”

  “总监,我会做衣服的,我的毕业设计获过奖。”

  这句话我没有添加半点夸张成分,甚至很谦虚的省略‘全国大赛’四个字。

  我是学校的优秀毕业生,院长亲自打电话向公司推荐我,我觉得以我的能力不说被重用,至少不应该被冷落。

  面对我的委婉抗议,总监也委婉的向我表达了‘关怀’。

  “卖了多少钱?”

  “?……”

  我楞了一下,无言以对。

  设计大赛强调的是设计理念,作品又不是成品,怎么可能明码标价的卖出去。

  我严重怀疑总监的能力和阅历,毕竟他没经过专业训练,不懂得欣赏设计。

  在服装行业,普遍认为国内没有真正的服装设计师,总监不重视设计,我忍了,毕竟时装潮流都是由欧美市场主导的。

  但是——只让我一个人下车间,这件事让我倍感心痛。

  第二个月,我被调回设计部。

  之前在设计部工作的新人都转正了,他们看我眼光怪怪的。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被排挤了,我被小瞧了。

  不过,我不在乎。

  论学历我是重本毕业,论能力我获过全国大奖,论长相我比他们白。

  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让他们见识到我的本事。

  然而迎接我的是一个又一个否定。

  整整大半个月,我的设计方案都被总监否决。

  难道我不适合做设计师吗?

  我开始自我怀疑。

  但是我不认命,我的设计能获得大奖,就说明我有那个能力。

  问题可能出在设计理念上,毕竟学校的东西跟市场是脱轨的。

  想到这里,我拿起铅笔,在同事都在休息的时候,重新启程。

  临到下班的时候,我拿着草稿去见总监。

  总监:“我不看草稿。”

  语气冷漠,说话的时候甚至没正眼看我。

  我努力挤出笑容,尽力克制。

  “完整的方案我会做好的,您先看看我的设计思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我好及时调整。”

  “你觉得好不好?”目光审视。

  “……”我犹豫过后,点头说道,“好。”

  “那就做吧。”

  总监说完,起身离开办公室,徒留我一个人在后面剖析他的意思。

  语言是肯定,可态度却像敷衍。

  不管了,反正他让做的,做就完了。

  加班到八点,眼睛酸痛,我托着疲惫的身子走出大楼。

  那个发传单的女孩还在。

  看见我后,主动迎了上来。

  她笑着把优惠券塞给我,结结巴巴的跟我解释使用方法。

  这次我没有骂她,然后聊了几句。

  原来她中午被主管教训,主管告诉她克服恐惧的办法就是面对恐惧。

  “所以你就过来了?”我对这样的鸡汤感到好奇。

  “鬼才信他的话。”女孩笑的自然很多,“我就是觉得不甘心,我给你发优惠券,相当于给你送钱,想去就去,不去拉倒,我做的没错,不懂你为什么骂我。”

  我略带惭愧的解释了一下中午心情不好,然后跟着她去商店买了些零食。

  走出商店后,我看到女孩从老板那里拿过一张钞票,我知道八成我是被套路了。

  不过想想我也不赔,优惠券确实好用。

  零食吃到嘴里,香甜醇正,心情顿时变的轻松。

  第二天,开会的时候,我把方案交给总监。

  总监像往常一样否决了我的方案,没有任何解释。

  “为什么呢?”

  我决定提出质疑,不再憋着。

  总监看了看方案,然后问到,“你觉得好不好?”

  “好。”我重重点头,随后坚定说到,“我认为这个方案是最好的。”

  “哦,交给车间生产吧。”

  一般设计方案通过后要先做样衣,样衣通过后才能投入生产。

  公司能跳过样衣直接投入生产的只有总监的设计稿,因为他经验丰富,设计稿上的各种工艺标注的十分清楚准确,版师和工人看后能直接做出合格的成品。

  而我的方案上标注残缺不全,众人投来质疑的目光。

  我心里也慌,疑惑的看向总监,觉得他在拿我开玩笑。

  总监眼神笃定,“你现在还觉得你的方案好吗?”

  他的眼神中带有几分期许,我本能的意识到什么,然后加重语气回到,“好,虽然方案还有些欠缺,但是我对车间很熟悉,保证做出来的效果跟我表达一样。”

  “OK,没问题。”

  总监一语定音,别人对我的质疑变成了担心和嘲笑。

  后来做出来的成品完全符合要求,成了当季的畅销款之一,狠狠打击了别人的质疑。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变的比老员工还优秀。

  后来我问总监当初为什么总是否决我的方案,是因为不好吗?

  他说不是,是因为我自己觉得不好。

  一个设计师,如果连自己的作品都不敢说好,凭什么让别人说好呢。

  国内不是没有设计师,而是没有像国外那么自信的设计师。

  总监没上过大学,所以对我报以厚望。

  他跟我说:一个人想要达到什么高度,一开始就要用那个高度的标准要求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