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然的行动胜过有声的言语,无人的时光尽管能给我一丝内心的宁静却也始终显得有点寂寥。现在是凌晨3点40分,半夜醒来抬头看手机的我不禁又沉浸在过去那天真稚嫩的时光里,有孩提时嬉笑打闹的欢声笑语,有家人的温馨陪伴在旁,也有街市里贩卖小吃摊主的吆喝声缓缓的传来,小道上随着曦光的出现渐渐变得人来人往,那镇上,虽说没有北方那么的幅员辽阔,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平原,也没有小桥流水人家般的休闲惬意,但我却爱极了那座青山绿水的小城虹桥,那儿存在着我特有的成长足迹,一栋栋错落有致的农家住宅在我的眼里却是无比的巍峨鼎立,我喜欢清晨起来那带着一丝香甜的空气,喜欢那聒噪却又淳朴的乡里邻居,也醉心于用内心灵魂的净土去感染身边的人,去感恩所遇。

从小我便生性温和,母亲也时常教导我说;要懂得感恩,待人以礼。在家庭无声的熏陶下,我成长了起来。虽说有了大人的模样,却始终不像一个合格的成年人。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在自己的世界里孤芳自赏,在别人的世界里随遇而安。所以我就逐渐有了自己的小脾气,把它当做信仰一般的存在了,那时我十五岁,住校期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心性,有的热爱学习,有的崇尚追星,更甚者以把当做学渣为乐趣,其实也不一定是因为那一丝不愿学习的反感情绪,我不懂他们,也不是他们。我不是班里的佼佼者,也不是叛逆人物,在学业上兢兢业业,在生活上有头有尾。校园生活也算过得无比惬意了,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看似文静什么都可以看淡的人,在母亲眼里我成为了一个青春的叛逆者,以小大人的身份高调的活着。

我不是幸福的人,从我感知这个奇妙世界的第一刻开始,一样的年龄,别的孩子在母亲怀里依偎之时,我便随着姐姐们在风雨里昂首阔步,或许你会觉得这只是一些不常出现的意外,但也确实为我真实的成长,生活可能潦草了点。内心却是无比的充盈。在我成长的足迹里,母亲一直是我迷茫时照亮前路的微光,也是我时光长河里最信任最能依赖的启发之人。我深深的爱着她,却又时常在伤害她。

以前偶然看过一篇文章:对待父母的态度就是你最真实的人品,看过之后我受教很多,好的脾气应该给你对你好的人,而不是你所喜爱的外人,面对着这篇关于人性的文章,我沉思了很久。终于在某天午饭过后,窗外有些阴沉的天气下,开口问了母亲:妈妈,我对你脾气是不是很坏呀。我有点小期待的看着那双清澈的双眸,小声的问着。“你虽然脾气不好,但你人好,虽然嘴硬,但更多的是你一些关心妈妈的小细节,我能包容你,妈爱你”妈妈静静的说着,稍微剧透一下,其实我妈有点小凶,脾气也不咋地,但我听到这些话时,低声轻吟“妈,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呀”接着我便回到了房间,就那样静静的走了,远离母亲的视线。那时我十八岁。

很快两年过去了,迎来了现在二十岁的我,相较于以前的我,或许现在多了一丝稳重,我心里非常的清楚所谓成长就是不断渐行渐远的过程,我成为了一个全新的自我,同时我也明白母亲也逃不过岁月的魔爪,终究头上多了些许白发,我知道那有我成长的痕迹。我心中的大树在我心里渐渐变得不再那么耸立却更加的珍重了,母亲很平凡,很简单,却始终如一像所有母亲一样的爱子如流水般细腻,我爱您,我生命之路的微光。终于在母亲淳淳引导下,心性有所成长。懂得人心贵重,决定人成就的在于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