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逛过破旧窄小的图书馆,一如我高中的图书馆,也逛过明亮旷阔,规模很大的图书馆,一如我大学里的图书馆。但不管规模甚大甚小,都无碍于我找寻在图书馆里的那份熟悉的情思。

中学时代,我总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待在图书馆里,尽情地享受与众多名家共度的时光。到了大学,这种恋图书馆的情结愈增无减。一杯水,一支笔,一个笔记本,我便能在图书馆待上大半天。

我喜欢徘徊于那行行整齐排放的书架前,看那些幽默的、新颖的、经典的书名,指尖滑过书脊,偶然看到自己特别感兴趣的,便如获至宝,喜滋滋地找了个角落看了起来。有时意外发现一意义深刻,富有哲思的经典读本,便如发现新大陆般,不断向朋友推荐。

图书馆的每一个阅览区我都去过。但我最喜欢去的,是2楼的人文社科类阅览室以及4楼的期刊阅览室。学校设有电子期刊,即使在宿舍也能看到图书馆的电子图书刊物,但我却几乎不这么做过。我觉得,那种自己找寻发现的惊喜与手过纸张处留香的美好更加吸引着我。有时看书看累了,在图书馆小憩一会儿,仿佛作家亦能走进我的梦里,陪我走进戴望舒的雨巷;陪我领略三毛流浪的沙漠的广袤;陪我登上无数文人共创的知识的象牙塔……

朋友们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图书馆。其实想想,还真说不上有什么理由。也许是喜欢它带给我的那份心安的感觉吧。总觉得每个人一进图书馆,烦躁的心便能得到宁静。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要寻求片刻的宁静也是很不容易的。

有人研究发现一个活了七十二岁的人,他的一生有四年的时间是用在读书上的。想想确实挺惋惜的,虽常说人生苦短,但用来读书的时间竟不到所活日子的十几分之一。如此一来,我更珍惜我在大学里能与图书馆共度的时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