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小时候大家可能都很怀念,而我也不然。绝大多数朋友在儿时留下的可能都是美好的回忆,而我却找不到形容那段回忆的词汇。可能说出我的故事,大家可能会觉得我是不幸的,但是我觉得那可能也是幸福的。话不多说,打开我童年的回忆之门。

说起我的家庭,在我小的时候我们家算是一户小康人家。奶奶生了五个孩子,一个男孩四个女孩。在那时候的社会可能会比较失望,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喜欢男孩。我爸爸就是那个男孩,我就是他的女儿,我出生的那天正好赶上七月初七,听老人们说那天不是好日子。那天是牛郎织女分开的日子。虽然是神话,但是在那个时候大家也比较不喜欢那个日子。当时妈妈快临产的时候住进了医院,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抛妇产,当时抛之前医生问我爷爷说今天日子不好确定要抛么,我爷爷不信封建迷信所以也不会在乎这些,毫不犹疑的说,抛吧。我就出生了。听姑姑们说我是婴儿里最淘的,一直哭个不停,几乎没有停住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有人说我命不好。果不其然我妈妈刚刚生完我就患了白血病。从我出生那一刻也没有吃过母乳。那个年代爷爷花了十几万给妈妈治病。那个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骨髓移植,正好舅舅的骨髓配型成功。但是姥姥不同意,总是怕会影响舅舅身体。姥姥是一个很相信封建迷信的人。不知在哪听说用做鞋的锥子烧红刺妈妈身上的水泡就可以让病情有所好转,结果就真的去试。第二天妈妈就高烧不退,直至病情严重恶化,最后没能逃过死神的魔爪。那会儿我刚出生不就久。就这样我一直跟着奶奶长大的,大家都说我虽然母亲不在了,但是家里所有人都把我宠上天,半夜凌晨醒来要和酸奶爷爷都会骑着车去敲小卖部的门给我买奶。姑姑们也是各种带我出去玩,给我买零食。印象比较深的一次,那时候的我可能刚上幼儿园,学校里的小朋友特别流行带手链,我回到家就吵着要。爷爷下班回来给我带了一副手镯,看见那副手镯我就开始闹。因为那不是我想要的样式的。爷爷什么话都没有说骑着自行车又去给我买。我也记不清在我几岁时爸爸又娶了后妈,当时我脾气很宁。他每次给我洗脸梳头的时候我总是不让他碰我。哭着嚷她不是我妈妈。可能当时他也很无奈。五岁的时候弟弟出生了,爸爸高兴坏了。弟弟满月那天爸爸请他的兄弟哥们喝酒。在饭店喝了好长时间没有回来,爷爷担心去找。可是,他的朋友不让进爷爷在门口徘徊了半个小时,最后无奈的嘱咐了一声,喝完就回家。那个叔叔潦草答应了。谁知喝完酒又骑摩托车就歌厅。爸爸骑得那辆摩托载了两个人还没有车灯,又恰巧赶山修路,开的过快直接出了交通事故。最后爷爷又花了二十万但是还是没有把爸爸从死忘的边缘拉回来。那时候家里的天就像塌了,奶奶整体哭。爷爷也不停的在责备。但是那又能怎么办日子还是要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