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天下的母亲可能都一样吧,操劳一生也唠叨一生,我似乎已习惯母亲的生活方式,如果有一天我母亲不再对我碎碎念可能我还会很不习惯。

我的母亲有一个习惯就是做事得按她的要求来,洗完碗之后她又觉得你那那那都没弄干净,然后自己又再去弄一遍。

很多时候我问母亲你累不累呀,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力亲为,我们都已长大,放手吧,让我自己去飞,母亲说你们长多大都是我的孩子。

是的,母亲为其这个家操劳一生,我母亲现在还有一个习惯,就是把好吃的都留给我们吃,自己吃剩菜剩饭,所以每次我会先去盛饭,把剩饭盛我碗里,我说母亲,现在生活水平都好了,不是像以前那样,一周只有一餐肉,甚至一餐都没有,现在是餐餐都有了,您不要心疼我们有没有吃到,您自己要多吃,每次说完到饭点母亲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

我的母亲这辈子吃了很多苦,依稀记得小时候,妈妈主内爸爸主外,在那个年代,重男轻女思想特别严重,因为母亲生的是两个女儿,所以经常受欺负,父亲跟我说过,有人想拿我去跟他们家换一下,我的父亲没有同意,那个时候爸爸就觉得我和姐姐就是他的小棉袄,我觉得特别幸福,也觉得对不起她们,虽然我不能决定我是男是女,但让我的父母承受了许多。

父母那个年代,都是白手起家,没有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的帮助,靠着几分地养活一家四口,着实艰难,后来生活越过越好了,我的父亲却走了,晴天霹雳,那时候我和姐姐都还小,母亲独自承受打击,用她细小的双手撑起这个家,很多年以后,母亲没有选择改嫁,只是家里的重担就狠狠的压在母亲肩上,不得不出去打工养活我和姐姐,母亲说,她没有垮下,是因为我们给了她动力。

这么多年,母亲一个人当爹又当妈,不容易,很不容易,我特别后悔青春期叛逆的那个阶段,我会跟母亲吵架,也决不道歉,反倒是母亲来安慰我,担心我饿着,冷着,慢慢的长大以后,我并不再与母亲吵架,有时候可能情绪上头会说两句,但都不严重,我还会给母亲道歉,因为我心疼母亲。

母亲唠叨的都是些说了N多遍的话,我都能记下来了,母亲下一句要说什么我也会知道,但我还是认真倾听,我们不听她说,她又能跟谁说呢,到现在我一直保持这种状态,母亲打的电话我第一时间接,不管多忙,我都会接,因为不想让母亲失落,孤单,父亲不在了,我们不能再让母亲难过。

我特别喜欢一句歌词,是不是我们不长大,你们就不会老,是不是我们在撒撒娇,你们还能把我举高高,看到母亲的越来越多的白发,我说不出的感受,希望时光慢些,让我母亲长寿安康,人生没有重来,一定要及时行孝。结婚以后很少去看望母亲了,只是电话互慰,我特别愧疚,所以我决定在母亲还走得动的时候带她旅旅游,多陪陪她,不想此生有遗憾。

陪伴是最常情的告白,我的母亲,平凡而伟大,朴素而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