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人总会有怀旧的时候吧,一独处就会想很多,包括以前,现在,以后,现在的我想写我的爷爷。但是却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抓破脑袋也写不出关于“我的……”的作文了。

爷爷已经去世多年,我偶尔也会想起他,只是不会有太多的复杂情感,很平静。可能我是一个对待感情比较平淡的人吧。

可是,我一直很想写我的爷爷,大概是我想起他时就会觉得他的一生很苦。很遗憾,他在世时我还在上学而且是留宿的,没有经济能力,不能减少他的痛苦,就连过世了也没能参加他的葬礼。

爷爷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我也没有太深的印象了,大概是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吧。爷爷是做豆腐的,一做一辈子。为了生计,每天需要做两次豆腐,第一次是凌晨两点到三点左右起来磨豆腐,磨完豆腐,就开始沉淀,凝固后就开始放在模具里包装好,用砖头压住,把里面的水压出,然后就去睡,大概六点多起来叫我起床。因为小学有段时间在爷爷家住,了解爷爷的作息。每天吃爷爷做的豆腐花,煮的粥,但是吃了那么久也不觉得腻。爷爷是骑自行车去卖豆腐的,会带上喇叭,一路放着声音到其他的村子里卖。中午十二点左右回来,两点多时再做一次豆腐,四点多再次出门,晚上回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很少听到爷爷说做豆腐怎样怎样。

印象最深刻的是爷爷的一句话:读书,读书,越读越输。事出有因,当时小叔还在上高中,在学校还是艺术生,而且那时只是九年义务教育,高中学费是一大笔。爷爷身体也并不是很好,一直有在吃药—中药,西药。他一个人承担着。爷爷说这话当然并不是觉得读书有什么不好,只是映射出他的心理,希望生活能好一些,或许不读书也可以的,也就不用一直为了凑学费赚钱了。当然这也只是我“一面之词”。我哪里知道爷爷的想法,长大后就很少交谈了。

想起来觉得心里不是滋味的有一件事。那是在我还上小学的时候,小姑去广东打工,说着外面的世界,爷爷也说起他以前去过,当时的香蕉很便宜,说以后带我去。不知道当时自己的反应了,大概是很期待吧!现在想起,心里一酸,我好想对爷爷说:我现在在广州,您带我去之前您说的地方可以吗?我请您吃!可是……

还记得见爷爷最后一面时,都没说什么话,只是觉得他好虚弱,都不敢说话。

还有小时候爷爷做的油拌饭,豆腐花,讲的故事,好多好多事情……这些都成为了记忆中重要的一部分。想起这些时总是提醒着我珍惜身边的人,珍惜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因为也不知道以后的事情会如何的变化。

好想写很多很多事情,记录下我的心情,关于他们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