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人生日快乐

那时,爷爷奶奶还比我高大很多,弟弟还是个淘气的小不点儿,妈妈还是个漂亮的妈妈,也没有现在这么累,而爸爸还是个永远不会倒下的超人。

—我跪在搓衣板上,一边抽泣着拿手抹眼泪一边写作业,身上一条条红色的印记还火辣辣得疼。我只有一个念头:好想快点长大。

那时,爷爷奶奶身体不再比我高大,弟弟是个任性的小少年,妈妈漂亮的脸上开始有了皱纹,爸爸依旧是那个不知疲惫的超人。

—我奔跑在跑道上,身边是跟我同样拼命奔跑的一群人,观众席的最前面是爸妈焦急的脸。我只有一个念头:终点!终点!

此时,爷爷已经离开快五年,奶奶苍老了很多,弟弟已经参加完高考,妈妈也不再年轻,而爸爸正在医院做着术后恢复。

—我坐在电脑桌前,写着这篇文章,电脑桌旁是一家人都笑的很开心的全家福,而我只想着一件事:爸,生日快乐!

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三年级的小学生,什么都不懂的我只是贪玩,喜欢各种各样的新奇的东西,不喜欢做作业,单纯的我觉得已经学会的东西干嘛还要浪费时间去做作业。

那时候的我总喜欢耍点小聪明,鼓捣一些小玩意儿,犯错总是免不了的,然后就是被爸妈一顿打。呃……被妈妈打,我爸一般很少动手,大多都是充当在旁边喊加油的那个人。然后每次挨打了我都会往奶奶哪儿跑,而奶奶总会护着我。当然,机智的我是不会对你们说有一次犯错被锁在家里打哪儿都去不了这件事情的……

后来的有一天,爸妈出了远门,每年只回家一次,弟弟到了外婆家。家里只剩下我和爷爷奶奶,我再也没有跪在搓衣板上写过作业也再也没有因为犯错被爸妈揍过。

高考倒计时,也就是开篇的第二个场景,那时的我在成都体育学院考试,而爸妈正在观众台上焦急得为我加油,我知道他们期望我能更快到达终点,当然我也知道他们更担心我的脚。

刚考完试的我被他们带去了医院,看着平常走道从来都是慢悠悠的爸在医院上上下下奔走,那一刻,我突然感觉不到脚的疼痛。

后来,我上了大学,每年只能回家两次,跟爷爷奶奶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多了,我开始融入大学生活,开始更加独立,跟爸妈的联系也开始变少。

妈妈一直都很唠叨,但她性子却很急,很多时候同一件事总是会叮嘱我很多次。我有时候会想,有一天她会不会跟我说着说着就急了。所以有时就静静听她说,不说听懂也不说听不懂,只是看着她一直跟我说话。事实证明,每次都是我最后忍不住打断她,而她对我总是很耐心。

与这相反的是我爸,我爸是个慢性子,做什么事都不着急不上火,这种性格碰上我妈的性格简直是绝了,很多时候妈急的要死一个劲儿催促着我爸,但爸总是笑着不紧不慢。

都说人年龄越大越爱唠叨,我却很久没听到妈的唠叨了,她说我从小就懂事不让他们操心,什么事都让我自己拿主意。有的时候我想听听她不停地叮嘱我什么事情,而她却总是叮嘱我三两句话就不再说了。

然后她开始感伤,说她觉得对我和弟亏欠太多,没有好好照顾我们,说小时候对我太过严厉,说没有照顾好我弟。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做父母的到了一定年龄都会这样感伤:当初要是多陪陪孩子该多好,当初再多努努力给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该多好。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儿女到了一定年龄都会这样感伤:当初要是多陪陪父母该多好,当初要是多听听父母的话不让他们操心该多好。

那时候的我叛逆,总是和父母作对,父母的叮嘱从来不愿意听,三两句话就会不耐烦。明明每次看到一些有关于父母的文章都会心疼的要死,明明知道父母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还是会跟他们怄气,还是会惹他们生气。

我不知道每一次我们的任性伤害到父母的时候他们会不会难过,会不会伤心,会不会胡思乱想。我只知道,他们从来都没有因为我们的任性而责怪我们,也从来不会因为我们的不懂事而对我们失望,他们总是把最好的留给我们,把自己的爱毫无保留的给了我们。

爸是一个很要强的人,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他掉眼泪,我也从来没想过,那个永远不会倒下的超人会有跌倒的一天。

那一天我躺在床上休息,突然间从睡梦中惊醒,心砰砰砰地跳个不停,一个多小时后,我接到了妈的电话,说让我赶紧过去一趟,说完她就挂了电话,虽然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我却清楚地感觉到她的疲惫。我知道肯定出什么事了,便立马买票,虽然我尽量安慰自己应该没什么大事,但还是很快知道了,爸突然脑出血,正在医院抢救。

等我到的时候,爸已经做完手术转到ICU,我也从来没有看到妈如此憔悴不堪的样子。那一刻的心碎我想我这辈子都会记得,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坚强的人,早已看透了人的生老病死,却还是异常得难受。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亲人之间的感应,也或许只是一个巧合而已,但有一件事情是真的,那就是我们和父母的深情与牵挂。父母始终是我们最可靠的港湾,也是我们心底最柔软的弱点,是保护我们前行的力量,也是世上最能牵动我们的心的人。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们微信视频,爸跟我聊着聊着就哭了,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爸流泪的样子,他大概是说对不起我们兄弟俩,我还没娶媳妇这类话,妈在旁边一直劝他别瞎想,好好养病。我把头别在一旁,假装很忙的样子,不让他看见我流出的泪水。

爸对我总是很温柔,和妈对我的严厉不同,他从不大声责备我,就算犯错也一样,不管什么时候都温柔叫我小名“松儿”。最在意的就是我什么时候能给他领个儿媳妇回家,以前每次视频说得最多的便是这个了,如今他病倒了,想的最多的竟然还是这件事。

在这件事上,父母从来都比我们更着急。

想想第一次见到爸妈还是25年前,当时的妈妈刚生下我还很虚弱,爸爸笑的跟个孩子一样,爷爷在旁边看着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奶奶笑的合不拢嘴,只有我一个劲儿地在那儿哭,然后一家人围着我忙的团团转。

后来长大了一些,翻看相册,看到过爸妈结婚的照片,照片中的爸意气风发,照片中妈秀丽端庄。后来有了我,爸妈一左一右牵着我,爸妈笑的很开心而我呆呆得看着镜头。后来有了弟,妈抱着弟,爸牵着我,然后变成了我和弟两个人呆呆得看着镜头。

我的手机里也存有一些比较老的照片,都是生活中的照片,不是爸不在看镜头就是妈的脸转在其他地方,再或者就是光线不好拍的很模糊的照片,我不是一个喜欢拍照的人,也拍不好照片,每年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手机里的合照也寥寥无几。

很多时候真想回到过去,然后多拍一些照片,记录下我们一家人这些年的变化,记录下风华正茂的爸妈在我们逐渐成长的过程里渐渐变得苍老的过程。

只是,不管我们成长的速度有多快,跟爸妈老去的速度相比都慢了太多。

我只是希望,有一天能变成你们的骄傲的样子,虽然我知道你们一直都以我们为骄傲。等将来的有一天我也有了孩子,也要变成像你们这么棒的爸妈。

好啦,爸,生日快乐!好好养病,早些好起来,你永远都是我心中那个不会倒下的超人。咱们一家人还没有一起去旅游过呢,等你好起来我会带着你和妈的儿媳妇回家然后一家人去旅游。

就这么说好了,拉钩,就像小时候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