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我有种回到高三的错觉。那时候,亦是夏至未至,头顶上嗡嗡作响的风扇吹不走夏季的沉闷。晃眼间,我坐在了大学的课室里。我始终有种去年的人事就在昨天的感觉,但眼前的一草一木无不在告诉我,那是我已逝的青春。

我看辛夷坞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对于他的封面,我很是喜欢,简单,淡雅,就像我们的青春。

小说的开头,便是初入大学的新鲜时光,同样在南国,同样在讲我们曾经的梦想,些许人,些许事,如一幕幕舞台剧不断上演着,只是,主角是自己。我看着小说,突然害怕起来,我现在的风华正茂,书生意气的青春会不会在不知不觉中也一晃而过?阮莞说:“我的梦想,就是永远青春,幸福安逸,然后在最幸福中死去,我比较喜欢这样的结局。”我想,她如愿了,只有她的青春永远不朽,但,那是她的生命换来的。对于青春每个人看法不一样。我们都在用不同的方式诠释着它。在我的从指缝间溜走的青春,有你们,有我,有欢笑,有哭泣,有荒唐也有平淡。我失败过,成功的路有千万条,但失败只有一条。那些可笑的借口已不想再拿来当挡箭牌。不是没有过梦想,不是已没有了追求,只是,信念真的还不够强大。所谓的现实,确实埋葬了很多轻狂和天真,但埋不深对席慕容式诗意生活追求的那份热情。

思索那已逝的,正身处其中的,还有仍未到来的青春,觉得我应学着别无他求,只求人生三情之挚(亲情、友情、爱情)为我所拥。曾以为平淡久了,总能找到生活的醉人之处。但,不久前的某一天,某句话,很淡的一句话,却点醒了我:不想活的跟别人一样平淡,就必须更加努力闯荡。它让我想起了“低调的前提是随时都能高调起来”和“把书读厚,再把他读薄”……

曾有过心灰意冷和笑着哭的时候,最相信的,还是文字。只有文字会静静地陪着我,走过那些时光,快乐也好,心酸也罢。总是认为它能安抚我那颗躁动的心,带给我一种无法言喻的心安。

难道真是我太敏感了?我不否认有时候我有点多愁善感。我想,我应该努力调适好心中的天平,做个知性的自己。有人说:天真和纯真是不同的概念。所以敏感不可悲,亦不可怕。敏感的心总比麻木来得人性。只是,分寸问题。

岁月将往事沉淀以后,残存下来的记忆,是生命最真最纯的灵魂。它们以最美的姿态定格,停留在我的记忆里。

抬起头来,迎风眺望阳光,我似乎看到我的未来,一幅唯美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