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人畜无害的人,的确,这就是我对自己的评价,没有消极,但也不是积极。生活中的我有一个身份:农学博士。没错,这就是我的身份,一个标签,是我父母骄傲的标签。但这个“标签”带给我的不是自豪,而是那股子没完没了的热情。我相信,每一个努力的人都可以被尊重。 

一个农村的妞儿有机会去城里读书,很幸运了吧!是的,我是这个幸运的孩子,一个10岁的孩子离开自己的家、离开父母的怀抱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我需要忘记村里随便就可以得第一名的光环,我需要快速适应县城的节奏:没学过的眼保健操、没画过的手抄报、没做过的手工制作、仿佛一夜也做不完的作业,我躲在被子里哭。一个月、两个月、一年……我变成了一个“城里人”,是的,这是我爸说的。我参加了眼保健操比赛,我画过的手抄报也可以裱在墙上,我见证了一个又一个乡村来的同学走我走过的路。可能是时间冲淡了陌生,但我觉得更多的是我努力了。 

费了点周折,但我还是顺利的上了最好的初中。有着几年城里的学习经历,我比村里的同学更幸运,前两年的初中生活我很舒服。我常帮老师批改卷子,我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我常常在班级名列前茅,我是家长眼里放心的好孩子,我有值得我骄傲的细心和认真。面对考不上高中就要交五千块钱的压力,我的初三“生不如死”,即使老师跟我妈说“你家孩子考不上还有谁能考上”,我当时依然觉得“生不如死”。现在回想起来,哪有什么生不如死,其实也配不上老师如此的赞扬,只是我当时很努力,努力到老师也有了“错觉”。 

考上高中,不客气地说是理所当然。但是面对人才济济的高中,我哪里还有“别人家孩子”的光环。我努力,比我优秀的人更努力。我拼尽全力总算是有了“一技之长”,英语考试永远是我最盼望的,发英语卷子的时候从来都是我挺胸抬头的时候,凭着对英语学习的兴趣,我的英语生涯顺风顺水。考虑到未来的发展,我选择了我并不十分擅长的理科,化学不太好,生物不太行,物理更差,我的选择似乎很可笑,但是谁的人生没有点挑战呢,我努力啊!老师说化学周期表有用,我都背下来;老师说有不会的问,我下课就堵着老师。没有太好的成绩,但我还是考上了一个普通本科。记得估分报大学的那天我问老师“农学是啥,不会真的学种地吧!”老师说“不清楚,但是上个大学总不至于只学种地吧!”的确,不只是学种地。 

我相信每一个没进入过大学校园的人都对它十分好奇,是的,我想象的是“它不会像个镇子似的吧!”它不是个镇子,它好大,好热闹。第一次我们全班在一起开班会,我迫不及待地想看这帮想跟我一起学“种地”的人。虽然我是个农村孩子,但是爸妈从不主动带我去地里,按他们的话说我就是温室里的花朵。发新书了、出课表了、上第一节课了……是的,我开始了我的农学生涯。了解农学这个专业的人可能会知道,它的范围很广,开始我们和其他专业一样也都会上思修、上物理和化学课,慢慢的我们接触植物学、植物生理学、生物化学,然后开始专业课的学习,栽培学、耕作学、昆虫学、气象学等等,字面的意思也可以知道,哪里是种地。我觉得我的专业开始会让我更了解植物,一个你没注意过的生命体。学了专业课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们也可以人为的改变“靠天吃饭”的理论。很多不了解的人会瞧不起地说“还不是学种地”,但是我们是农业大国,“北大荒”变成“北大仓”离不开为农业奉献的科学家和农民,能为养育我们的黑土地做点贡献不是我们的责任吗?刚刚过二本线的成绩让我觉得自己是班级的最后一名,不逃一节课,认真记笔记,好好写作业,认真背复习题,我拼尽全力的给自己创造真正第一名的机会,如愿以偿,我做回了那颗耀眼的星星,大学四年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我甚至觉得一切奖励和光环都应该是我的,因为我很努力。 

凭着一股子热情,带着农学系第一名的推免机会,我顺利地读了研究生。能够不考试就顺利读研究生,何等荣耀,是啊,最开心的是我妈。这回我选择的是“作物栽培学与耕作学”,对啊,我有了自己的“栽培之地”,我有了自己的试验田,我的基础研究需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那时候我总接到姥姥问候的电话,一位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真的觉得我起早贪黑、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在地里耕作,我总要不断的跟她解释我的科研内容,用最通俗的话跟她说明我的试验目的。在这里,我需要解释的是一位农学专业的研究生,虽然也有起早贪黑在地里的时候,就像你经常会看到穿着迷彩服穿梭在试验田里的我,拿个尺子、举着仪器量着、测着,但是我们真的是有思考、有设计、有目的的进行试验,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弯腰除草、浇水耕地。我们希望自己的科研成果可以为农业生产献出微薄之力,我们一直很努力。 

“我姑娘现在在读博!!”是的,这又是我妈,骄傲的我的母亲,这是她期待回答给每一个进饭店的人所问问题的答案,她会对可以唠上两句的人回答,很骄傲地回答。“博士”一个标签感极重的名词,“女博士”一个别人不太敢触碰的身份,是的,我是。似乎读了博以后别人就不在乎你的专业了,亲戚朋友一问,你似乎甩给他一句“我读博了”就能堵住他的嘴,就能解决一切了,甚至你身边的人都会蹭到你的光环。带着那股子还没完的热情,我成为了一个农学博士。没有了老师手把手的安排,我要独立思考;面对每天都可能被别人做出来的科研成果,我需要“逼”着自己创新;面对天天盼着我毕业的父母,我要以最快的速度写出论文。每天环绕我的是文献、数据、试验田,但是快三十岁的我似乎忘记了曾经累的痛哭、生不如死的我,因为我有了一起努力的师兄弟、师姐妹。我觉得人真的很奇怪,总觉得“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但是你又不得不感叹的是,压力越大的时候你总会觉得希望就要来了,是的,现在的我每天都凭着那股子没完没了的热情,开心地觉着明天就是希望! 

回想起来这一路,我很聪明吗?不,我不聪明。我很热爱吗?不,谈不上热爱。我学习很好吗?不,我的成绩并不是最优秀的,就比如我只考上了一个普通本科。但是,我发现,这一路不是没有坎坷,是我努力平了坎坷。没有聪明才智,我一路“挺”着过来的;不热爱它,但我选择了,我应该付出;不是最优秀的,但我努力成为我心目中的最优秀。我认为每一个努力的人都值得被尊重,是的,我很相信!我更相信每一个努力的人都会有值得自己骄傲的光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