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张学友的那首“吻别”红遍大街小巷。

  身为班长的我与隔壁班的班花,在摇晃的游览车上,硬是被整车的同学拱出来,随着电视萤幕下的缓缓变色的歌词字幕,拿着麦克风挂着腼腆,我一句,她一句地轻声哼唱……

  今年,偶像团体五月天的必唱曲“天使”是身为导师的我,在游览车上唯一哼唱的一首歌,而这首歌的歌词,让我不自觉诉说着一点不一样的期待。

  当年隔壁班的漂亮天使,缭绕于昔日的回忆,盘旋在当下眼前。

  回忆是那年的Eve……

  眼前是随团的小护士……

  她亮丽可人,依然吸引许多男同学的目光。

  或许,我也与学生一样,很难从她的眼眸里抽离。

  月眉,剑湖山,垦丁,鹅銮鼻,海生馆等等是国内高中生大致差不多的毕旅景点。四天的旅程里,我随笔纪录了中南部的山光水色,以及跟学生的一些有趣互动,路程之间靠在车窗边的我,由于绮丽的身姿使我忆起大学时代的那段恋情……

  还有我们班游览车上的随团领队,是自称“慕容青青”的女孩,她细心地负责学生这四天一切吃住大小问题,名胜导览等等,然而比较熟悉学生的状况的我当然也从旁协助,与她交谈之间却发现……

  刚看完华视综艺节目“快乐星期天”,在那个还没有“魔兽争霸”这款线上游戏的年代。

  我刷完牙躺在床上,心情兴奋到不行,行南宫袋里塞满零食,盥洗衣物与防晒乳等等。“波卡洋芋片”和“乖乖”可是每人必备的零嘴。

  “明天毕业旅行出去玩,自己要注意安全,知不知道?”耳边传来妈妈一贯的叮咛。

  “喔,知道了。”

  房间里只剩下指针绕圈的轻微滴答声,小小的声响在兴奋要出去玩的前夕,显得格外让人心躁,好不容易有些睡意,脑里依旧盘旋期待着往后三天的毕旅会有什麽新鲜事。

  “对了!听同学说,隔壁女生班跟我们男生班因为去毕旅的人数都偏少,所以需要并在同一台游览车……”朦胧里我心里犯嘀咕。

  男女同校却男女分班的烂制度,摆明就是要让我们这票准备升高三的老大哥,看得到吃不到。尽管学校男,女生班教室之间的中庭种了好几株椰子树,但还是可以从男生班教室顺着树叶缝间把视线穿越女生班,上课无聊还可以偷瞄心仪的女生。

  翻来覆去半梦半醒终于捱到闹钟叫我,怎麽刚睡着就要起床了,不像平常赖床半天,刷完牙洗完脸像冲天炮点燃引线,直奔校门口的游览车前集合。

  搜寻着贴在十几台游览车玻璃上的班级告示,找到我们班这辆编号5号的车子,步上阶梯,车内我们班男生没什麽走动,有些不寻常的安静,我想一定是班上这群心机超重的色胚,想在女生面前维持形象装乖。

  导师正在分配位置,他指着19号的位置要我入座,“南宫翼臣,你的编号是519,记住!5车19号”

  我低着头晃着脑找位置,晃着晃着等我坐定位,抬头往右看才惊觉,啊!旁边坐着隔壁班的女生。

  长发披肩,晶亮的大眼睛,洁白的贝齿,整个就是明眸皓齿。典型男生超爱的那一型。

  “你赚到了,她是隔壁班的班花。”我的麻吉“林伟勋”捂着嘴隔着走道偷偷告诉我。

  我心里暗爽,赶紧用手抓住自己快飞走的灵魂。

  导师,这两年来,就这次你对我最好,算是我这两年来当班长任劳任怨的回报吧。

  面对太正的女生,一开始反而不太敢正眼跟她打招呼。如果对方长得普通,我还比较能顺其自然。

  “你……好!”才两个字而已,居然也会结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