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刚刚老师打电话跟我说,我已经被清华录取了!”“哦,是吗,学费多少啊?”老妈的反应让我有一点失落。我不禁心想:她这种平淡无奇,波澜不惊的反应,是一个正常的妈妈听到自己女儿的喜讯之后的反应吗?还不如我的朋友们激动。 

也许是长大了吗?有代沟了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是以前那个和妈妈无事不谈的乖女儿了。记得以前小学的时候,我甚至会跟她讨论我暗恋的班长,以及暗恋我的副班长,她会开玩笑说:“那个副班长没有班长帅呢,这样也好,避免你早恋。”和她一起去逛街,我这人比较挑剔,总是很难看中合适的衣服,她会一边吐槽:“就你眼光毒,逛遍整个城区也没有你心仪的衣服!”一边又马不停蹄地载着我去另一家服装店继续看。遇到别人夸她年轻,说我们想俩姐妹,她会笑得合不拢嘴:“哪有哪有,这是我女儿,哈哈哈哈……”在一边的我听着不是滋味,仿佛是在说我显老……许多回忆不断涌现,很多时候我与她真的就像是好姐妹,好朋友般无话不谈。我自认为是一个比较独立的女生。读书住校时舍友们隔三差五就会给家人打个电话,通个语音什么的,而我呢,可能一个学期也就跟妈妈语音通话那么一两次吧,大多数时候是发几句微信。这么一看我好像是有点“六亲不认”了。但是只要我放假回家,我们会在饭桌上在床上聊很久,我会把我积攒了很久的学校八卦以及有趣的经历告诉她,她也会把身边的一些有趣的事拿出来跟我分享,比如谁谁家的那谁又干啥了。这就是所谓的血浓于水,亲情的纽带吧,不论你离家多远,多久,绳的两端都紧紧系在一起。

转眼间就已经大学毕业了,这也是我时隔多年在家待的最久的一个假期。在校时父母总是报喜不报忧的,如今妈妈告知我家庭经济上的困难处境:欠着债,爸妈也都没有稳定工作。我也逐渐发现妈妈开始重复一些说过了好几次的话,我们的沟通也开始不在同一频道上,她逐渐的get不到我的点,我也逐渐对她每每重复的同样的话变得非常不耐烦、易怒、不想同她讲话。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遇到烦恼我喜欢向身边的人倾诉寻求帮助,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习惯。通过沟通谈心,我内心渐渐明朗了。首先,我忽略了妈妈一直以来都是坚强独立,遇事冷静,不善于表露感情的人设。如果我报喜讯时仔细看看她的神情,就能发现她嘴角扬起的弧度以及眼里的“星光”——这是我在之后她与朋友的聊天中提及我时发现的。一位母亲怎么可能不为自己孩子的成功感到开心骄傲呢?她可是连我小学演讲比赛中的二等奖奖状都收藏的妈妈。再者,妈妈的负担太重了,家庭经济压力变大,她在辛苦干活的同时又要负担我和弟弟两人的学业费用(是的,我继续读研是需要申请贷款的),这么多的烦恼让她如何能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的欢笑呢?母亲也会老去也会步入更年期成为孩子口中“整日碎碎念的人”,可是我们有没有换位思考,这也许是她们发泄生活压力的方式,也许是对久未谋面的孩子的过度关爱,也许是想博得一丝关心的“小孩子心理”……我意识到自己也该长大了,需要承担一些责任了。在家分担家务活,帮她做手工挣钱,找一些力所能及的兼职来支持自己的日常花销,我想要快点独立,先做到不伸手要钱,再努力成为能养家的“顶梁柱”,我一定要让妈妈找回以前的笑容,我要成为妈妈的保护伞。

每个人都会老去,但母爱永不变。妈妈,我为我的不懂事道歉,我知道你一直没变,我一定会帮你找回从前那个,收到我用小学英语竞赛奖金买的头绳时,绽放的笑脸。不同的是,当时的我是用贺卡写的:我爱你。这次,我想大声说出这三个字:“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