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是一种美德,有时也是一把将自己推向地狱的利刃,善良需要带一些锋芒。

这两日手机不断受着某银行的借贷卡短信轰炸,我知道我的善良又一次被利用了。我连忙打电话去注销了这张卡片。银行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如果不自己到银行大厅办理或者致电注销银行卡的相关业务,那么银行卡会自动生效。回想那个女孩子说的话,我感觉全身汗毛直立,念及这背后的预谋,更是细思极恐。

那女孩子长了一张极其无害的面孔,水灵灵的眼睛让人怎么都不会相信在这双眼睛下藏有坏心思。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老实说我对穿梭在各宿舍之间的这种人并没有多大好感。犹如所有干这类工作的人一样,她进来之前也象征性地敲了敲门,以示礼貌。

她开始对着整个宿舍的人做简单地自我介绍,还没说完,我们已大概了解她此行的目的了。大家开始无视她的存在,偶尔礼貌地回一句,也间接地谢绝她的推销。她并未觉得尴尬,说完挨个地找大家扫码,预料之中的,室友里并没有一个人接受她的推销。到我时,我的反应也同室友们一样,她说的非常简单,只是让我们帮她扫个码。如果是让我关注一个公众号,我自然愿意效劳,可是这是需要个人的身份信息注册一张银行卡。我微笑着拒绝她的请求,尽力不去看她近乎祈求的眼神,作为一位同龄人,我怎会不理解她工作的辛苦,我也兼职过销售,顶着高温在大马路边上发传单,说不上感同身受,但我知道被拒绝的滋味是不好受的。

互联网时代,信息泄露非常严重,我自然不愿意主动交出自己的个人信息。她仍然说着,我还是拒绝,她耐心地询问着我不愿意帮她的理由,我说出了我的担心。有那么一刹那我竟然觉得她的眼神明亮了,如果非要找一个比喻,就好像是猎人脸上那种看见猎物开始向陷阱靠近而露出的既紧张又兴奋的表情,也或许是她眼睛非常明亮的缘故所致。她向我解说这只是注册一个名字,两个月之内如果我不激活是不会办理成功的,也就是说两个月内自动注销。她的一句话彻底把我内心的防备击垮。

是呀,这么一个有礼貌且温柔的女孩子,一定是一个懂得为父母减轻负担的好孩子,学也这么繁忙的同时还兼职真的很不容易。你不是也做过兼职吗,你被别人不理解、不相信,时也很难受不是吗,被毫无理由地拒绝更不好受吧?我的感性早就占据主导地位,最后一丝理性轰然倒塌。

我掏出手机扫了她手里的二维码,她按照流程让我填写各种信息,以我不能反应的速度走着流程,到填写贷款数目的时候,她连头都没抬得对我说“这个数目就随便写吧”。随即她直接输入了一万,点击提交。整个流程不拖泥带水,仿佛她不是在询问我的建议,只是象征性地告知我她做的决定,以至于我都还没来得及询问她具体流程的具体意义,不夸张的说,我连填的流程有什么,这个卡的具体作用有什么都不知道。整个过程,我唯一起到的作用是:自愿交出了自己的身份信息。

接下来的两天我不断收到来自某银行的各种短信,我最终没有选择坐视不理,我决定打电话询问相关问题,最终经过一番波折总算是注销了银行卡。我还自我嘲讽了一番,所幸的是还没欠下巨额呢。自这件事之后,我们寝室门前贴了一张纸,白纸上用红笔醒目地写着:推销人员谢绝入内!我们将推销人员拒之门外,不管是不是骗子都没有机会解释他们的产品。

让我担心的是,多数大学的宿舍并没有身份识别系统,但凡是一个年龄符合的女生都可以入内,并且这个女生只要熟悉学校的构造,那么我们就没办法知道她是否是本校的女生。似乎每个大三的学生从大一开始总会被骗,比如买自己本不想买的东西。碍于所谓学姐学长的面子不好意思拒绝,防骗意识不够等等原因,大一的新生或者在学校以外这些年龄段的学生总是在陷阱边缘周旋。

最可笑的被骗理由当属同情心和善良,明明是一种美德却成了骗子眼中的商机。可恨的是有的骗子还走上了道德绑架路线,如果一个学生不同意,他们就会借机指责学生没有同情心,这一招对多数学生百试不爽。

有些遗憾的是,像我这样被骗的一幕在此刻还在上演,在某一个学校、某一个宿舍、某一个街头……到底谁是罪人呢?谁都想到是这可恨的骗子,那么坐在电脑前不明所以地指责“该行为没有同情心”的我们算不算呢?

我终于决定拒绝这种不清不楚的推销活动,不在意旁人指责的目光。善良,需要带一些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