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有余,从省城回家乡已有半年,我度过了至今为止最迷茫无助的半年。

我向往自由的生活,无论手脚或思想,都希望是不被束缚的。这样的我,从省城回到了家乡,从一个人的生活到一家人的生活。生活模式、生活环境都变了,变化很大。这期间,我经历了痛苦、暴躁、挣扎、抑郁,甚至感到绝望。

辞去工作回家,我是无业游民状态。初期,当是工作空档期的放松,毫无罪恶感地吃老本和啃家里粮食。每天睡睡懒觉,看看小说、电影,和朋友约饭约下午茶……偶尔给父母当当帮手,没有急切地去寻找下一份工作。

就这样,好吃懒做不到半个月,疫情蔓延。

我更加没有理由找工作了,因为大家都在家里休息。除了不想给社会添麻烦,我也怕生病怕死。就这样,理所当然地家里蹲,不劳作。说实在,那段时间,宅在家里,我没有机会去接触、去结实这个城市的人,感受这个城市的交流习惯,也就没有感到不适应或者压力大。我只是偶尔感到无聊,并且,有时候对这种懒散的生活抱有一丝丝罪恶感。而真正开始让我感到痛苦的是后期,开工的时候。

开工,就意味着我要找工作了。生活的惯性,让我一度瘫倒在地爬不起来。我开始在招聘网站浏览,可并没有非常急于找工作。好吃懒做习惯了,要想再勤奋起来很难。从一个模式,跳到另一个模式,总要有些勇气与决心。我下定决心要找工作,是因为家人给我的压力、我自己的心理压力,还有就是我不再自由。我渐渐地开始重新了解我的家乡,从我脑中零星的记忆碎片和当时所见所闻所感中,我进一步认识了这个城市。

这个城市,气候宜人,绿植较为丰富,城市环境也很好,人们生活闲适。但免不了小城市的格局。周围的人,都觉得我这个年纪就该处对象、结婚、生子,觉得我该找个轻松的工作,工资不高也不要紧。他们认为,像我这样的人,还有野心有梦想是不可思议的,是天马行空,是说笑的。那段待业的时间,我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要被指责的。在家里待着是错,出门约朋友是错,连尽我所能地帮忙干家务,都直不起腰来。而找工作呢?我根本找不到自己想从事的、合适的工作,我不得不将就着去投简历、去面试。面试成功,工资只要说得过去,我就去上班。但去了之后,我完全适应不了那样的工作环境。

我感到压抑、窒息,甚至消极抑郁。自我挣扎了很久,还是提出了离职。现在这份工作,也是经历过挣扎,甚至现在还在犹豫。

感到不快的时候,就会想:我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回来?这样的选择正确吗?

是因为家人给的压力,是因为羁绊太深无法舍取,还是因为自己一时软弱?

原因可能很多,各种缘由叠加,一时承受不了打包行李回来了。人生中有很多次重要的选择,其实也没有标准答案去对照,我觉得这无关对错。选择走这条路,就只能走下去,不可逆的。可以在下一个路口再作选择,但永远无法回到原来的路口。

其实,我还年轻,要做的选择还有很多。我不能一直感到迷茫,不能陷在迷雾中走不出来。既然现在无法割舍家庭,那就勤勤恳恳地工作吧!少点抱怨,多陪陪家人,多赚些钱,多学点知识。

致自己:对过去,少点遗憾,对未来,多点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