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那年离开家已经有6年之久了,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从小,我总想离父母远一些,因此大学选择了武汉。不曾想,这一选择确成了一辈子的远。

由于我家在重庆某一个乡村里的角落,交通十分不便,那时,每一次回去总是需要用掉一天半的时间,因为火车没有直达,需要中转,中转结束迎接你的还有公共汽车,回来的时间也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增长。或许是因为觉得老家的落后让自己没有发展吧,毕业还是选择了离家。后来,就连选择的对象也是一个定居在湖北襄阳的山东人。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选择,我离家真的也就越来越远了。

小时候,总会因为做错了一件小事情,害怕父母的责怪和批评;芝麻大一点事情,都会告知父母,要和他们商量,害怕做了之后父母会不同意。再大一点,做错了一件小事情,选择能混过去就混过去;心里有了想法,自己悄悄的就去做了。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假如父母吵架了,父亲会给我打电话说,“你劝劝你妈,别那么小心眼,我稍微多说两句,她就要骂人,还说我想动手打她。”最开始的时候,我还会主动给母亲打去电话,问她事情的缘故。后来这样的情况多了,总是会把父亲先忽悠过去,当作事情不曾发生。

还记得有一次我生病了,那天,天上下着瓢泼大雨,家里也没有车,都不知道父亲是如何背着我去了医院又回到了家,在记忆里却成了一个片段。

离家以后,每一次回家,母亲总是提前把好吃的准备好,弟弟总说,“你看,你回来,我们生活都提高了一个档次,以前妈妈总是随便做一点一顿饭就过去了。”我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每一次都是一笑而过。每一次离开家的时候,母亲总是担心我是不是带的东西太少,总想给我装点儿家里自产的蜂蜜、腊肉、剁椒等等之类的东西,或许是因为走再选,这都是家的味道吧!

就在今年春节,我第一次不在家过年,因为往年总在家,觉得一点年味儿都没有,父母亲总爱出去打牌,剩下我和弟妹和孩子在家,在这样本该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日子里,我们都显得特别的孤苦伶仃。因此,我选择了不回家过年了,留在了湖北。不曾想,这一次不回去,真的就让自己觉得离家似乎太遥远了。除夕那天,年夜饭的时候,父亲和我视频了,问我“吃饭了吗?”,那时我正在超市,周围都是人,觉得吵得不行,总想匆匆忙忙挂掉视频。然而,父亲接着说“今年你没在家,我们都觉得少了什么,感觉冷清了不少。以前你在家还不觉得,今年一点觉得酒也不香了,肉也不好吃了。”一瞬间,我的鼻子酸了。第一反应就是,挂了,挂了,赶紧挂了。后来弟妹给我发消息说,你真该回来过年的,爸爸想你,吃饭的时候都哭了。

原本想,等过完除夕和春节就回来,不曾想,疫情也越发严重,身在湖北的我,也被禁足了,我也回不去了,刚开始的前几天,父母亲巴不得24小时都知道你在干什么?有没有出去过?有没有消毒?每次总是不耐烦的说,不让出去,天天在家待着。可是,父亲还是,每隔就天会打电话说,你可别出去呀,在家好好待着,你还有钱吗?没钱我给你转一点。

长大了之后发现,我的每一次不耐烦背后都是承载着父母的爱。我们总把生命中有一些人给的温暖当作是恩情,而父母给的爱,却成了日常,不懂得去体会这份温暖。在一次一次的啰嗦里,在我一次一次的不耐烦中,我知道,这个世界恐怕只有他们,会忽略你的不耐烦,继续他们的啰嗦。可是,下一次能不能多一点点耐心给他们,像小时候他们耐心的听你说,你刚学说话时,理不清的嘟囔。

爸妈,我想你们了,我还没好好拥抱过你们,以前都是你们抱我,这一次,等我回家,抱抱你们,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