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的我要是好好学习,至于会考到现在这个学校吗;当时的我要是不义气用事,会将您气到住院吗;当时的我要是懂事一些,会留下这一生的遗憾吗。可是啊,生活中哪有这么多的后悔药啊,我们只不过是借‘当时’二字来解脱自己罢了,倘若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能想清楚事情的后果,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感慨了吧。 

我从小学时就寄宿在大姨父家,自然就与他们家的感情最好。大姨父家有一个一女,都已长大成人,他们背井离乡,为的就是逃出大山创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自然回家的次数也就屈指可数了。我就读的小学并不具备住宿的条件,父母也在外乡打工,根本没有时间在家照顾我,而且我们家离学校也特别的远,大约有十二公里,正在愁苦之际,大姨父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让我住在他家,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看到母亲紧皱的眉终于舒缓了。母亲告诉我他们家并不是很富裕,让我到他们家之后放乖巧一些,能帮忙的要尽量帮忙,看到母亲说话的神情很严肃,我也就只能点点头敷衍过去了。 

开学的前三天,父母就整理好我的生活用品,带着我一起去了大姨父家。由于自己和他们并不是很熟,所以很胆怯,一直躲在母亲的后面,母亲将我拉到前头,向我简单的介绍了面前这两位带着笑容的老人。简单的处理完我的事情后,父亲和母亲就离开了,对于刚刚认识的人来说,我还是比较拘谨的,所以刚开始也是发生了很多令人尴尬的事情,比如说在沟通方面会产生代沟等。但是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们之间的相处也渐渐的变得和睦起来,我发现他们真的是把我看作是他们亲生的女儿,对我也是异常的宠爱,虽然他们家的生活过的还是挺拮据的,但是还是会为我做一些好吃的,即便是所需购买的材料很昂贵,在他们眼里,我不比别人差,对于他们,我是心存感激的。 

这样的日子过了九年,我考上了县里面最好的学校,他们也高兴坏了,但是到了高中我就要住校了,虽然有些难舍,但也是无可奈何。临走前他们像所有的父母一样叮嘱我要好好学习,我点头答应并且心中默默许诺,等以后赚了钱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可是啊,誓言最终还是躲不过诱惑。 

刚开始进学校我的成绩一直排在班级前列,随着认识的人越来越多,玩心也在日益扩大,渐渐的成绩也开始下滑。班主任打电话给父母,父母因为在外地,于是就把这件事跟大姨父说了,大姨父第二天就到学校来找我了,跟我谈了很多,这一刻我知道,他对我失望了。于是我又开始认真学习,可是啊,三分钟热度的我根本无法说服我安心学习,就这样一直延续到了高考,所都人都在为我欢呼加油,可是我辜负了所有人的期望。 

成绩出来后,我很是失望,周围的人都想知道我的成绩,但是他们的行为在我看来就是对我最大的嘲讽。大姨父打来电话问我考的如何,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发疯的乱发脾气,话语十分难听,电话那头的人好像被我吓到了,沉默了许久,我也没管那么多直接挂断了电话。没过几天母亲就告诉我大姨父住院了,得的是胃癌晚期,其实他早就得了这个病,只是一直没跟我说,怕我高考分心,那天他找我谈话的时候就已经在吃药了,可是最终病情还是没有得到控制,恶化了。我很想去看看他,去跟他说说话,可是我不敢,因为我没脸去见他。就这样过了两个星期左右,大姨父去世了,在葬礼的那天,大姨拉着我的手说,在这么多天里,你大姨父一直盼望着你来看看他,一直说着你的名字,可是啊,他还是没挺过来,他让我跟你说考差了没事,千万不能把自己的身体给搞坏了,要学会照顾好自己。我愣了许久,悔恨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葬礼上所有人都走了,只有我跪在大姨父的墓碑前默默的忏悔着。 

亲人二字隐藏着太多太多有血有肉的故事了,这些故事有喜有悲,在这些故事背后,又蕴藏着一个又一个育人的道理。面对大姨父的去世,我总会埋怨当时的我要是没有那么的任性,就不会加重姨父的病情了,但是,世上哪有后悔药可以买啊。我总想着,用‘当时’来当过去的挡箭牌,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有了大姨父这件事的告诫,现在的我更加珍惜与亲人相处的机会和时间,再也不敢让这一件事重现在我的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