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性格有点问题。”

听到这句话时,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惊,亦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追问对方什么地方有问题。

“不合群。”他答,并一脸严肃地举了例子。比如我总是拒绝,明明是同一小区顺路回去的车都拒绝乘坐。

不合群,刚听到这三个字时,我的脑海迅速组织语言想要反击,从小到大朋友也算不少,怎么可能不合群?我寥寥反驳了几句,又默默细想了一下,当真无从反驳,我好像交友广泛,却又一直保持距离。

小时候随着我母亲工作的调动,换过好几所小学,初高中长住校,大学时自己一个人跑到省外,所以对于环境的适应能力并不差。性格就像融化的玻璃,每逢一个新环境便塑造一个与之相嵌的性格,或腼腆或张扬,跃入一个个不同的社交圈。却又在每次毕业后,逐渐不再联系,社交软件上那些曾经熟悉的名字每一张脸都在淡化,很多曾一起发生过的趣事只能靠日记本回忆,小时候明明要好极了的朋友却在偶遇时连名字都想不起,而对方却能亲昵地喊出我的名,这境地实在令我尴尬且愧疚。

融入一个圈很快,脱离一个圈也很快。慢慢地,不知何时,我养成了一种习惯,拒绝,像是为了方便跳脱每一个圈,仿佛只要不相互亏欠,就能够毫无歉意地离开。

它像一颗糖让嗜糖的我极度上瘾。然而此刻我才警醒,这是一颗带毒的糖。

惯性拒绝他人的好意,把不想麻烦当借口,但对于朋友来说,这么做实在令人心寒。每当别人想要对我好,有所付出而我却不能给予同等的回应时,便会选择拒绝,因为在心理上亏欠他人会让我倍感负担。然而拒绝成了惯性,为了避免麻烦,事大事小我都喜欢用“不用了,谢谢”这几个字来将人据之千里之外,却从未考虑过朋友的感受。

面对“不合群”这三个字时,我才恍惚地想要细究过去,想起高中那时,我嗜糖,时常趁着周末去超市搜刮各种糖,有天我心血来潮地多买了一份,想送给我的好朋友,拎着那份糖,一路我都在开心地想着她若收到了一定会很高兴,然而当我递给她的时候,她却问我为什么给她然后拒绝了。我很想问难道我们不是好朋友吗?可我问不出,心里很难过但还是朝她笑笑借口说有事先走了。我曾经因此而难过的事却让它无数次发生在了我的朋友身上,伤人而不自知,我自以为自己做的都是对的,不麻烦他人是为了他人好,可我忘了,身为朋友,付出而得到肯定不是件麻烦事而是件快乐且自豪的事。

即使是陌生人,付出微末的好意而收获一声谢谢都是件极为愉快的事,好比乘车让座或指路,心间都会充盈着一种满足感。记得有回我拖着笨重的行李箱爬楼梯,有个路过的年轻人一边问我需不需要帮忙一边已经撸起了袖子,我本想点头应许,然而管不住自己的嘴,它快速自动蹦出一句毫无感情的“不用了,谢谢”。对方尴尬一愣,然后放下袖子匆匆离开了。

一颗乐善好施热爱生活的心被我的拒绝给砸了,那一瞬我差点想扛起行李箱砸自己。

明明有迹可循,却一直忽视这个问题,直到朋友指出,才肯正视。这颗毒糖,我会慢慢努力戒掉。

拒绝帮助并非独立,别让自己越活越孤独,别将所有好意都一味地拒绝,学会适当接纳,将之回馈身边的人,相互善意的交融才能让友情更加牢固,世界更加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