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奶奶给姐姐经常扎辫子,给小表妹扎辫子,我也想奶奶给我扎辫子,可是我的头发太长了,不能扎辫子,我很想让奶奶给我扎一次辫子,于是我就耐心的留着头发,结果夏天天太热子,我顶着一头不长不短的头发,而且我发量特别多,大人们看着烦人,便把我的头发给剪短了,我很伤心,却不能哭,他们会说我耍脾气,奶奶偏爱姐姐和表妹,她从来不是很喜欢我,她总是喜欢打我,骂我,可她从来不打骂姐姐。

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妈妈不再外出打了,陪着我读书,也许是在最亲的人身边,有耍脾气的底气,那一年,我咬牙留了长头,妈妈第一次为我扎了头发,第二次是因为庙会,我当礼仪,所以她给我扎了头发,扎得很漂亮,高高的马尾,配一朵珍珠花,很是精神漂亮,从那以后,我都是自己给自己扎头发,奶奶和妈妈有时也想给我扎头发,但我拒绝了,小时候,求而不得的要求,在长大后也变得无关紧要了,或许,我想要的不是扎头发,而是一份和姐姐表妹同等的关爱,那时的我,也只是一个母亲不在身边六七岁的一个幼女,或许,只是想多点关怀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