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怎么活都是一生,一切已成定局,我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长久以来,我苦苦挣扎,结果却是越陷越深。面对世俗,我缺乏技巧和手段,疏于城府和谨慎,并且直爽、易怒;我的敌人——我自己,毫不心慈手软,不放过任何折磨我的机会。我很无助,我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我只剩下一个办法——服从命运的安排。

在这种服从中,我找到了心灵的宁静,我所经历的一切苦难都得到了补偿。每个人都会时时担心遭受痛苦,而痛苦又是那么不可预测的,这是一种不可言喻的折磨。所以,把痛苦当成一杯美酒吧!接受它,期待它!有时候,期待中的痛苦来临,有可能不如想象中那样深刻,会轻松很多。现在,现实的痛苦已对我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了,我静静地忍受着我所觉察到的、我所经历的痛苦。如今,我已能冷静面对恐惧和因希望而产生的焦虑,单以习惯就足以应付这不可能变得更糟的处境。肉体的痛苦已久久地沉淀了,心碎的痕迹又何必找寻呢?心灵的宁静,已补偿了我经历的一切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