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抑郁症渐渐成为人类第一大疾病时,越来越多人对他引起重视,以下内容是我自己对抑郁的一些看法和想法。

抑郁情绪和抑郁症不同,但我认为,在抑郁情绪渐渐操控我们内心的过程中,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帮助和扭转,最后我们会掉入抑郁症的困境中。

说一下我的经历吧,时间在去年国庆假期结束的时候,回到学校之后一件又一件的倒霉事情像排着队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来,从最开始的我被兼职骗了钱,本来还有点宽裕的生活在后面的每个月都过得很艰辛、而在宿舍和舍友的关系也出现了裂痕、在社团活动中和最好的朋友们也发生了大的矛盾事件、最后还因为宿舍违规被暂时记上一过、再加上平时的各种事情。看着可能称不上什么大事,但当时的我几乎喘不上气,别说什么快乐生活了,好几次我坐在宿舍发呆莫名的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就一个人强忍着,忍不住了就赶快拿起纸巾擦掉。每个周末坐地铁回学校的过程看着眼前人来人往又忍不住心情低落起来,觉得生活没什么意思,没什么盼头,但又很怕自己死掉了这样对我妈妈来说太残忍了。我也试过找朋友倾述,但没有多大的用处,生活中的问题还是摆在那,还是没解决,当时的我很绝望,我也曾自己在网上做过好几个抑郁症测试题,希望能给我现在的生活有所答复。但过了一个多月了,生活还是灰色的。

后来我犹豫了很多次,最后还是预约学校心理咨询室,向心理老师求助,试试当时我能想到最后的“救命稻草”。在和老师的交谈中,我把事情告诉了她,她帮我一步步的疏导,告诉我这种情况的出现并不全是接踵而来的糟糕事所导致的,这只是那根“最后的稻草”,其实在我的内心还隐藏着对自己的不自信、胆怯、过度保护自己、以及在之前受过的伤害阴影中没有得到释怀和真正的想通。所以现在出现的心理危机能从以前的生活中追溯到源头,找到真正的原因才能真正使内心正常起来,拥有更强大的内心小我。预约了几次和老师的谈话我想了很多。后来过了大半个月的时间,终于一点点的看到黑暗中的光。

其实在情绪恶化的时候,其实真的早有征兆。在情绪走向灰暗期间之前,我变得不爱社交了,在以前放假前我都会满心的期待假期和最好的朋友各种约各种见面,但后来,我开始了疲惫,甚至想逃避这样的生活,并不是那是没用的社交,而是我总有一种:出去了也不开心,又累,都生疏了。之类的想法。越是这样想越是没有了社交情绪心境就变得越坏。现在我基本没有了之前抑郁的情绪,心境也修复了许多,平和了。而让我后来对生活重新抱有活力和希望,是因为我试着主动去联系我最好的朋友们,开始像以前一样约出来聊聊天,或者在微信上互诉最近的琐事。而事实上并没有我预想中的都生疏了的事情,反而让我感受到了很久没有的温暖和相知。感受到了彼此还是对方的后盾,能分享生活的苦难和美事的人儿。这些对于我来说很甜很幸福,就好像自己不再是孤独的战士在世界中生活了,还是会有队友和伙伴关心,在意自己。

想对正处于抑郁困扰的朋友们说,我还没有患抑郁症,但亲身了解了这种感觉,在最终抑郁症之前的抑郁情绪中我们试着“吃点糖”吧,主动的和我们爱的人、爱我们的人联系联系,即使就出来坐坐,也会给你温暖,和他们说说自己的困扰,可能他们的帮助不一定有效,但或许会给你温暖。或许我的薄见不一定能帮助到深处黑暗的你,但我也希望试图在这片黑暗中洒下一点光,放颗“糖”在你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