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一生,都要经历一些或好或坏,才能或多或少地明白,我们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及其渺小却又尤其美好。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了一句描述抑郁症的话:明明离死亡那么近,你却觉得那是矫情。 

抑郁两个字,于我而言,熟悉,也陌生。  

据父母所说,我的人生路,从母胎起就并不平稳,遭到了当时所谓的生产队的“追捕”。出生后更是变本加厉,一出生便患上了很严重的肺炎,家里条件也并不宽裕,好几次因为无钱医治差点死在医院里。但我虽命薄,运气却不赖,每到危急关头,总有贵人相助。而在我已知的贵人中,只有一位,成了我至今都不能释怀的存在。  

我不知道她姓甚名谁,甚至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我唯一知道的,便是她与我,是有血缘关系的。她一出生,便因体弱多病的我被父母送给了别人,只因为她足够健康。相差仅仅一岁多的我们甚至都不曾好好打过招呼,就至今都无法再见面了。 

也因此,我从小便是一个人,性格很安静,甚至应该说是孤僻,也不太喜欢与同龄人玩笑嬉闹,是大人口中的“闷葫芦”,同龄人眼中的“怪小孩”。我偶尔会想,如果她在我身边,如果我们生活在一起,我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真正知道这个真相,是在初二那年。母亲亲口告诉了我她的存在,告诉了我她被送走时他们的痛苦与无奈。也是那一年,我患上了抑郁,变得不像自己。母亲告诉我,在送走她的几年后,他们曾回去找过,却发现收养她的那家人已经搬回老家了,而她,据说到了新家后不久就生了大病,因为养父母的不上心,未能在最佳时间内医治,最后离开了人世。  

我不记得在听到这个信息的第一秒我做了什么样的表情和思想工作,但我知道,从那之后,我的脑子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你妹妹死了,是因为你!  

我不知道正常人会不会跟我有同样的想法。但我总会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因为我的体弱多病,或许她就不会被送走,或许就不会因为医治不及时而离开。哪怕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她的生活不会太好,但起码是安全和幸福的。可是因为我,她还没来得及感受这份来自亲人的爱,还没有睁眼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就被迫离开了。好像真正害死她的人,是我。母亲有一句话,始终在提醒着我:因为你,我们迫不得已才把她送给了别人。每每想到这,心就像撕裂般痛苦。那种心境,更像一个杀人犯在自首的边缘徘徊。  

从那之后,我渐渐变得沉默,无论与谁,我都再没了谈话的兴致。我拿过刀,割过手臂,上过顶楼,跳下去的前一秒被意外拉了回来。那一大段日子里,我的世界没有一丝阳光。我好像已经身处阴间,感受不到一丝一毫来自人间的温暖。家人不知道我怎么了,只以为那是耍小脾气。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就是整天想着要去陪她,不想让我跟我一样孤单无助。  

我最终也没能如愿,每次想死的念头达到顶峰的时候,总有意外让我安静下来。或许,是远在天堂的她在帮我,又或许,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总之,我终是没能踏出那一步。再后来,我开始好转,开始明白活着的意义。就算她的离开真的是因为我,或许我能做的,并不是想方设法地去陪她,而是好好地活在世间,用生命的跳动告诉她:我一切安好,愿你也如此!  

那段最黑暗的时光,我现在已经不清楚是怎么一个人走出来的了。只记得在尝试了很多次都没能顺利之后,我开始让自己沉下来,一有空就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却又好像想了很多。向她,想别人,也想自己。渐渐地,我开始清醒。同时我也清楚地知道,在那之后,我成长了太多。也渐渐懂得,每个人或许都要有过痛,才能懂得一些该懂不该懂的道理,才能更加清楚地活着,更加纯粹地笑着。

如果生命真的有轮回,那么我希望,不久的将来,我能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找到你!如果这一切能够实现,那么我希望让你知道:我在不断成长,用你赐予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