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时光的尾巴

  小时候总想着快点长大,长大后却又总想着时间慢点、慢点、再慢点。  

  我的父母年轻的时候都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妈妈身体不灵活,家里五口人全靠爸爸养活。记忆中,爸爸总是跟着收购农产品的大卡车当搬运工人,每天都是夜深才回家。所幸后来我家附近开了一家木材厂,爸爸妈妈都去木材厂干活了,记得那时,我读小学二年级。爸爸妈妈在木材厂是负责削木头的皮,有的木头非常重,对于妈妈来说有些吃力,而且是露天的,是一个脏活累活,不过因为是计件的,没有硬性的上下班时间,但是爸爸妈妈为了赚多点钱,总是工作到很晚才回来。这样,我和爸爸妈妈呆在一起的时间就很少了。妈妈每天五六点起床煮好早餐,叫我和弟弟起床吃早餐,然后她就和爸爸早早的去工作了。我和弟弟走路去学校。学校不算远,但是走路也得20分钟左右,而且我们需要穿过田野,走的是田路,而不是现在到处可见的水泥路。路虽难走,但是有欢声笑语相伴,也不觉得幸苦,现在反倒成了幸福的回忆了。那时候,觉得下午放学,和弟弟踏着夕阳,在凹凸的田路上嬉笑打闹的时刻是最美的时光。我们一边玩耍,一边走着,就走到了木材厂。我就拉着弟弟爬过一堆堆的木头"山",满头大汗却一点都不觉得累,远远看见爸爸妈妈就喊他们了,那一刻,我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时候我和弟弟还小,木头和刀都很重,我们拿不起,只是用手来撕木头皮,帮不了太多忙,权当做玩耍了。那时候的我,总想着快点长大,快点长大,长大了就可以出去赚钱了,爸爸妈妈就不用那么幸苦了。读高中时,我就不经常呆在爸爸妈妈的身边了,都是半个月回一次家,有时候一个月回去一次。妈妈知道我喜欢吃香蕉,每次在我回家那天就买了香蕉等我回来吃,非常简单,却又非常幸福。读大学时,不再是半个月回家一次,而是半年回一次家。每回一次家,就发现爸爸妈妈苍老了许多,那时的我,心是痛的。我开始害怕,开始天真地不再希望自己长大。时光在飞逝,爸爸妈妈脸上有了皱纹,头发渐渐变白,甚至老人斑也慢慢爬上他们苍老的面孔,而我却无能为力。因为这件事,我有过一段时间的苦恼、失落,甚至是恐惧。后来意识到这是一种毫无意义的焦虑,既然改变不了时光,那就充分利用时间吧!白天,爸爸妈妈是不在家的,陪他们的时间只能是晚上了。晚上回来时,爸爸总是选择先吃饭,而妈妈坚持先洗澡,导致每天晚上都不能一起吃顿饭。我曾因为这件事而闷闷不乐,也跟爸爸妈妈说过能不能等大家一起再吃饭,结果不如人意。说实在的,我那时候真的不理解他们的做法,不过后来我也不纠结了,只能去适应他们了。为了多一点陪陪爸爸妈妈,在爸爸吃饭的时候,我也坐在饭桌前喝喝汤,爸爸话比较少,我只能默默的看着爸爸吃饭,等妈妈洗漱完后,我就和妈妈一起吃饭,不过这时候爸爸已经吃完饭去看电视了。我不太喜欢爸爸妈妈看的电视剧类型,但是妈妈非常喜欢我和她一起看电视和讨论剧情,而且我也想多陪陪他们,所以我晚上都会和他们一起看电视。有时候我也想回房间躺在床上玩手机,但是权衡之后就拿着手机去客厅陪他们看电视,偶尔看看手机。

  小时候,父母忙于工作,在一起的时间虽不算少,但也不多。长大后,父母有时间了,但是我们却要忙于学习、工作,一年到头也就回那么一两次家。我们总是想着等赚了钱,就可以回去陪陪父母了。可是,钱是赚不完的,父母的时间是有限的。  

  时光不待人。愿所有在外头奔波的人,能够抽空联系一下父母,抽空回家看看,不给人生留下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