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暖暖地撒在脸上,少年们拿着属于自己所渴望的那一份录取通知书,幸福的笑容划过嘴角……

   忽醒,头上的电扇仍不知疲倦地转着,却始终不能让我冷静,老师讲台上板书的潇洒身影仍在。粉笔与黑板间碰撞摩擦的沙沙声仍叫不醒那些打瞌睡的同学,时钟也毫无人情味一直滴滴地向前走着,从没有回头。 

  午休的时光总是那么惬意。漫步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坐在那林荫小路旁的长椅上休憩。时而思考,时而解题,偶尔抬头,透过树叶,羡慕那天空中的自由。

   迎面走来一爱打篮球的哥们儿,身穿Nike短袖短裤,脚踏一双AJ1。满身热汗,定是刚从球场上下来。擦肩前彼此点头问候。他那因在烈阳下打球而晒得黝黑的皮肤,将他那一口白牙衬得更亮。                                          

   一天的时光总是在眨眼间从身旁偷偷溜走。回到寝室,看着同居了三年的兄弟们,仿佛家人一样,聊天,互相联系,一起开黑。六人一间的宿舍每天晚上总是充斥着欢乐。熄灯后的宿舍楼安静了许多,学习了一天确实也很累了,大部分人已呼呼大睡。当然也有些牛人,志向高远,肯于吃苦仍在挑灯夜战。像我们宿舍某个人,次次能考560以上,立志要考个双一流大学。每天晚上学到半夜。夏天有时睡不着,望着天花板发呆,听见水房传来阵阵水声不用猜,那定是个胆大的哥们在冲凉。

   午休的时光总是那么惬意。漫步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坐在那林荫小路旁的长椅上休憩。时而思考,时而解题,偶尔抬头,透过树叶,羡慕那天空中的自由。

   迎面走来一爱打篮球的哥们儿,身穿Nike短袖短裤,脚踏一双AJ1。满身热汗,定是刚从球场上下来。擦肩前彼此点头问候。他那因在烈阳下打球而晒得黝黑的皮肤,将他那一口白牙衬得更亮。

    就这样虚度了将近三秋的年华,不知不觉高考已迫在眉睫。一天天的考试,刷题,总是感觉少了很多时间。真是应了那句歌词:总感觉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一想到这人生第一个关乎命运的十字路口即将到来,不禁感到压力百倍。对未来的迷茫、彷徨、焦虑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我会获得怎样的成绩?我会去向哪里?心中不免多了些许空虚。

   其实,相比对高考的恐惧,对未来的担忧,更多的是对这里的不舍。相处了三年的同学,老师,朋友,兄弟,即将收拾各自行囊,踏上各自路程。或乘上远方的绿皮车,或出门下海创业,或在家找份工作,平凡一生……

    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会不会在嘈杂的生活中将彼此忘记?或许多年后在不知是谁发起举办的同学会上,面对曾经那么熟悉的,如今却连个话题都找不到的人,才能学着从前的我们,再一次无话不说,谈笑风生吧。

回想起这三年的点点滴滴,那些开黑时的快乐,失利时的难过,流泪时的陪伴……那栋留下了我们梦想的教学楼,如今却将是人去楼空,再无繁华。不知何时,耳边已响起毛不易的盛夏:“铁道旁的老树下几只乌鸦,叫到嗓音沙哑却在没人回答,火车呼啸着驶过,驶过寂寞或繁华,曾经年轻的人啊,也想我吗?……”良久,才发现,泪水已润湿眼眶。

曾无数次地想冲破这牢笼,去飞向外面的自由。现在才明白这句“我那时不懂。”不懂这离别的伤感与不舍,也不懂对高中生活的留恋与怀念。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也曾无数次地将到时分别的情景排练于脑海。是释怀地彼此拥抱道别;还是恋恋地难说再见?或许,根本就没有道别吧。

当往昔繁华落尽,带着一身疲惫与憔悴坐在阳台上眺望,祈求你抬头仰望圆月永恒,祈求你低头回望山水一程……漫步于天桥上,看着灯火阑珊的街道和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不禁唏嘘。

耳边又回想起那熟悉的旋律“可时光啊不听话,总催着人长大。这一站到下一站路途总是停不下。就慢慢的忘了吧,因为回不去啊,那闭上眼睛就拥有了一切的盛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