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闻能熟:“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我的成长似乎验证了这一说法。

妈妈—已很久未亲口叫她一声。梦里也少了她的身影了。妈妈在我年幼之时因病离世,那时我的对妈妈的印象少之又少,出生年代的原因“计划生育”在我们家庭是一个束缚,姐弟姐妹众多,为了避免“计划生育”我自幼与爷爷奶奶成长,我对妈妈爸爸这一说法是害怕的,陌生的。当时说要和他们一起居住,我内心十分抗拒,最后如何在一起的记忆模糊了。我对妈妈的感觉是“怕之而远之”,印象中的妈妈似乎没有看到她的温柔的一面,我的脑海竟没有“妈妈对我笑”的画面,唯一能看到的是那一张张陈旧的照片—那是一种我缺少的东西,亲近而陌生。

妈妈的离开,带来了债务的负担,同时姐姐弟弟和我都需要上学,爸爸夜以继日的忙于工作(我的脑海是从早上到晚,十点多才到家),我似乎“自由”了,随风追雨地滋润着,成长着。在小学似乎对于妈妈的认识并不深,随着初中、高中到现在的大学,圈子大了,识人之广,每年的母亲节朋友圈都在晒自己的妈妈祝福自己的妈妈,我看到的是妈妈与自己的孩子是朋友,是姐妹,我常常夜里想象着我拥有妈妈的话是像以前一样把我们管得严严实实的,不能随便出去找小伙伴完,学好习,还是不同年龄阶段的倾诉者?我在脑海里想象过我挽着妈妈的手,逛遍大小的巷子,有女生的天性疯狂地shoping,夜里倾诉这自己的小秘密。

七月的风,八月的雨,飘零的风雨,成长道路中缺少了妈妈,似乎是飘忽不定的风雨,拥有疼爱自己的妈妈是何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