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人眼里,我是一个内向、安静、乖巧的女生,在长辈的夸奖里,我也是“脾气好”、“性格好”、“稳重”的孩子。这样描述自己,还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故事中的我,却是“好好先生”,“抬杠能手”,“趋炎附势哈巴狗”。这三个坏标签,现在讲起来却又很释然。

“好好先生”——“你就是捧场王!”

七年前,刚步入大学的我,就收获了“捧场王”的称号。现在的我能理性面对这个称呼,但当时真的很委屈很无奈。

我是从小就不自信的人,上中学时生活又极为单纯,涉世很少。刚上大学的我,对于很多事情都没有形成自己的看法,对穿衣打扮更是一窍不通。如果你问那时的我,“今天我这身衣服怎么样?”,除非你东北花袄配绿色紧身裤,我的回答可能都是“挺好看的呀!”

久而久之,我就成了啥都说“好”的“好好先生”,“睁眼说瞎话”的“捧场王”。

那是第一次感觉到被误解的委屈吧。可能我缺少说“我不懂”的勇气,但绝没有违背内心的“虚伪”。

而当我成为“捧场王”之后,我的任何真心的夸奖与赞同,都变成了不走心的敷衍,或者不诚心的应付。

可能是因为我的表达匮乏,不能把我心中的认可,翻译成为美丽的辞藻,再结合实际,让它开出花来。所以,你觉得我或敷衍或虚情假意,而我,不再敢说“好”。

“抬杠能手”——“你太犟了!”

“爱抬杠”和“捧场王”好像是矛盾,但又确实是同时贴给我的标签。

中学时经常和同学探讨问题的我,在大学时突然失去了这种氛围。我就像独自转动的齿轮,找不到磨砺,慢慢生锈。

所以当我遇见探讨的机会时,我很兴奋,生锈的齿轮终于有了打磨的机会,所以我努力向着另一个齿轮靠近,期待擦出一些火花。

但另一个齿轮呼呼地从我身边经过,彰显着自己的存在,但又拒绝接触。

又像是一个人的辩论,我抛出了一个问题,显示了自己的立场,但对方辩友说,到此为止吧,我不想吵架。

年少时的我,就那样追着问为什么,“你可以反驳我,说服我呀,为什么说弃赛就弃赛了呢?我还没同意呢。”对方说“你怎么那么犟!”

回想一下,我确实有那么点烦人。

“趋炎附势哈巴狗”——“你是权贵啊!”

“权贵”,不知怎么就成为了对学生会、研究生会干部的戏称,怎么看也不算褒义,充满了嘲讽。社交圈窄小的我,为了交朋友,进入了这个“权贵”圈。

从此,我听到了很多“你们权贵”这样的称谓,倒是不甚在意,以为玩笑而已。

自接触到选举中的乱象之后,我震惊于学生的世故和老练,又感慨于他们的高情商。不知不觉,自己也以局外人的身份,获得了“一官半职”。

也自此,当我谈起自己在学生工作中的见闻,或是委屈,收到的反馈,不过是“你们是一丘之貉”的评价。再说什么,都被理解为“炫耀”,再解释什么,也掩盖不了“趋炎附势”的“本性”,再做什么,也是“欺软怕硬”的“聪明人”。

撕不掉标签的挣扎

我自认没有什么本事,没有什么长处,长相一般,能力较差,没有特长,心无大志。唯一骄傲和自豪的,不过是自认三观超正,性格温和,有一颗善良的心,有一种与世无争的心态。

当以上这三个标签贴在我身上时,我激烈地反抗。“好好先生”直接否定了我待人的真诚;“抬扛能手”直接否定了我温和的性格;“趋炎附势”更是直接否定了我的人生信条。这样,我就“成为了”我自己很讨厌的那种人。

但是,更成熟的我冷静回想这一切时发现,当我以一种毫无主见的态度示人时,当我急躁地想要和人探讨问题时,当我一边抱怨又一边积极参与学生工作时,我所给人呈现的,可能恰恰就是那三种标签所描述的状态。

学会看淡强加于你的标签

今天,我不想讨论,轻易给人贴标签所造成的伤害。我只想从被贴标签的自我的角度谈,当你受到伤害,受了委屈时,别急于反抗,要先求助于自己,一步步地调整好自己。

第一步:

回想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假想一下,若对方是和你完全不同的人,他能不能通过你的行为,看到你的本心?如果能,那他就是故意曲解你,这样也根本不需要解释了。如果不能,那不要苛责别人,而要反省自己的特立独行。

因为,人与人如此不同,不能强求他人理解你,也不能强求他人的善意。如果不想让他人误解,那就尽量做到完美。

第二步:

回想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以最冷静最客观的头脑审视,自己能不能以一种更好的态度、更好的语气、更好的方式去行为?如果不能,又何必纠结。如果能,那从现在就改变自己。

因为,要求自己,永远比要求别人简单得多。而如果你想与他人愉快相处,免不了要委屈一下自己,在表达方式上,讲求一些技巧。

第三步:

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被贴的标签不容易撕掉,但会淡化。也许以前的事,自己做错也好,他人误解也好,可能还会被翻出来,那这时的你,就要以自己的自信和优秀为底气,去看淡它,以一种云淡风轻的态度化解它。

当你再说我“好好先生”“捧场王”时,我会笑一笑,说“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不过我也真心觉得你很好看。”

当你再说我能“抬扛”,爱“犟嘴”时,我会笑一笑,说“那时的我学识浅薄又过于急躁,其实我只是想多听听你的看法。”

当你再说我“趋炎附势”,“攀附权贵”时,我会笑一笑,说“那时的我没见过世面,其实我只是想锻炼自己,长长见识”。

这时,我想,那些标签也被岁月风化,再也不能困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