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曾做过这样一个实验,让一位技艺高超的小提琴演奏家装扮成流浪汉在街头拉奏小提琴,这位演奏家独奏音乐会的门票早已被抢购一空,当他在街头演奏时却无人问津。

同样的乐曲,由同一位音乐家演奏。当他坐在音乐厅中时,门票被抢购一空。然而,当他化妆成一个街头艺人在地铁里演奏时。谁,又会,又能,又愿意相信眼前这位流浪汉会是一位音乐家,然后驻足倾听呢?匆匆人群中,我听到同一个声音: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其实,放慢脚步,你便会发现,美好就在我们身边。

放慢脚步,楼兰重开。这座被遗忘的古城,在戈壁滩中屹立着。往日的繁华,人群的喧嚣和奢靡富饶已被历史洗尽。留下的只有呼啸的风声,漫天的黄土。是什么,是谁,带走了这人间的仙境。是时间,是飞快的节奏。往来的商人带着货物匆匆走过,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宝贵了。纵使再悠扬婉转的笛声,再引人入胜的琴声,都不能使他们停下前行的脚步。就像地铁站中匆匆走过的忙碌的人们一样,不肯放慢步伐。是忙碌,葬了这一片仙境,灭了这艺术的火种,断了楼兰潺潺的溪水。

放慢脚步,巷陌花开。在地下通道里和街边,总会传来街头艺人的卖唱声。一首蓝莲花,唱尽生命的呐喊;一曲二泉映月,奏出心底的凄凉和身在异乡漂泊的无奈。我们走过,心为这种强烈的生命力和忧郁之情所感。然而,我们没有时间,我们还要奔波于名利场上。此时,不管多么优美的乐曲,也会被时间这扇无形的大门将我们与之隔绝开来。我们想出,出不去。音乐想进,却又进不来。可能在某一瞬间,我们惊恐于我们精神土地的贫瘠,于是我们匆忙地推开音乐厅的大门,坐在富丽堂皇的殿堂里接受艺术的洗礼。其实,这大可不必。我们只需放慢脚步,用心去聆听身边的音乐。也许落叶沙沙,雨打梧桐,巷陌花开,也能默默的叩击我们灵魂的最深处。

放慢脚步,幽兰常在。从原始部落,到当今泱泱大国。经济政治飞速发展。在我们享受富裕的物质生活的同时,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到底是什么?是啊,曾经那一个个活灵活现的泥人,少了。由秸秆编成的巨龙,没了。是什么,带走了这一朵朵幽兰?还是时间,是时间催促,催促我们这些后辈踏上背井离乡的路。于是,我们越来越忙,越来越关注自己的荷包满不满,却没有时间去传承这些稍纵即逝的美丽。于是,我们看到很多老手艺人破了传男不传女的规矩,坏了这老祖宗几千年的规矩。然而就是这样,愿意将这艺术的薪火传承下去的人还是少之甚少,还是不断有很多艺术瑰宝消失了。我们被忙碌的时间扼住了喉咙,无法喘息,还总是抱怨生活的不易和烦闷。放慢你的脚步,去用心欣赏这一朵朵散发浓烈历史感的幽兰。你就会发现,其实,有多少钱真的不重要。你便能够挣脱时间这无形的手,去呼吸艺术带给你的清新的空气。

其实,一切的美好都在我们身边。不要再以忙作借口,再听到优美的旋律在地铁站中回荡时,不妨放慢脚步,任由时间飞逝,奢侈的享受一回。也许,当你与演奏者的目光交汇时,看到的会是在音乐厅里演奏的音乐家,也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