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的一天,我在一个晚上坐上了高铁到了成都。拖着一个很大的行李箱,乘了地铁,转了公交。毫无意识又极其迫切的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一个相识半月的男人。

在去的路上,心里有着不安不过也算平静,毕竟这不是我第一次和男人共处一室,相拥而眠。那时倒也算不得纯洁,不过是碍于我未成年,免于一难。要去相见的那个男人告诉我,他心情也很复杂,这是他第一次以这种形式和女人上床。认识半个月聊了很多,聊了他分手将近半年,但是一直被挫败的情感折磨的上一任女朋友。我们聊的很好,一起抽了烟,一起在夜晚的阳台吹过风,但是我们从没对彼此有过别的想法,因为早早地就撇清了,我告诉过他,我有一个网恋的男朋友,两年多了,虽然一直是网恋的状态,不过我们对待这份感情都很认真。可是我,欲望太多,让这份美好变得残缺、破败。

到了酒店,他还是有所不安,我已经很平静了,因为我的身体确实已经来到了这里,或许灵魂在飘离着,但是欲望带着灵魂长满小孔黑暗的一面重重的下坠着。我坐在沙发上,搭上了腿,点起了一根烟,他也急促的点燃了一根烟,猛吸着,或许是想要尼古丁带来着片刻无用的麻木的平静,我看见烟灰缸里已经落满的烟灰和扭曲的烟头。他问我,心情怎么样,我说还好了,没有来之前那么复杂不安了,他说他心情还是有点复杂,也很难以形容。他想知道我们这样算什么。也赶不上时代的新潮流说是约炮。这一夜,我们会慰藉彼此的身体,也让灵魂更加靠近甚至相拥。

或许我们只是渴望着一份温暖,一份安定,但是却用了无尽的漂泊和放荡来找寻这样的感觉,然后在最初渴望的路上越走越远,然后好害怕有一天,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们的一生都在反方向的路上寻找,一直迷失。

不过在紧紧抱着他的那一刻,我确实感受到了让人心碎的温暖和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