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21岁,我与我哥哥相差11岁,在我脑海中还有我很小时候他一边抱我一边写作业的场景以及我问他怎么写8他回答画两个圆圈就行了。他总是把好吃的都留给我。

   在我哥哥读高中的时候,他突然很厌恶上学。爸妈苦口婆心的教育他也听不进去,我爸爸亲眼把两眼泛着泪光的他送上去往学校的公交车,我爸爸刚前脚回到家,我哥哥后脚也回到了家中。

   那是个冬天,我和我妈妈都坐在锅灶旁边烧火顺便取暖,在我哥回到家中的时候,爸妈对他的希望都没了,整个家好像更加寒冷。风穿过因为生我交不起罚款而被砸的墙在屋内盘旋,即使用砖头挡住但也还是漏风。

   爸妈希望我哥能好好把高中读完,但是没有。加上我那时候还小,我妈妈要照顾我只能在家中做一些手工活赚一些微薄的收入,爸爸开拖拉机,可能因为太累老是凶我哥,埋怨他不上学也不赚钱。那年,我哥才18岁。

   面对我爸的话语,我哥一个人去外面打工,但谁都未曾想过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打扮变得和之前截然不同,穿上了村里人讨厌的装扮,裤子上带着会响的一串斜铃铛,一走起路来叮当响,在很多村里人看来就是不正常。带回来一只小狗狗,整天给他喂火腿肠,抱着它睡觉,不怎么和家里人说话,那只狗狗就好像是他全部的精神支柱了。

   过了大概一阵子之后,整个人更反常了。一天到晚都躺在床上,不和人说话,不起来吃饭,一直装睡,我们只能把饭放在床头柜,没人的时候他才偷偷吃几口。

   我们谁都不知道我哥在外面受了多大的委屈,是否被人欺负了,是否被人欺骗了,亦或是情感问题。他把自己隔离起来,不朝外界发泄,同时也把自家人和他隔离开来。我们拼尽全力也没走进他的心里,替他一起分担痛苦,可是我们是你最亲的人呀!哥哥。

   村里的人知道这事情之后就传我哥是个神经病,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村庄都知道了。一没偷二没抢的一个人被你们说成神经病,他只是累了想休息一阵。

每当我上学放放经过村庄的时侯,我总是会走的很快,害怕听到人们在说我家里的事情。小学的时候拼命的学习,想能有出息。

   我爸依旧在赚辛苦钱,我妈为这事一直偷偷哭,一直和我哥说话哪怕我哥一个字都不回她,期望我哥能够起来,像从前一样。我妈带着我去了很多寺庙烧香拜佛祈求能让哥哥变好,在那事情之后,我再没看见我妈难过的时候流出过眼泪。人的眼泪真的是有限的吧。

   真的好心疼我妈妈,但是我什么忙都帮不上。我给我哥写了纸条,偷偷藏在他的枕头底下,告诉他我们一家人都希望帮他分担痛苦,我们是他最亲的人,最爱他的人。

   那年的兵检我哥检上了,如果没有这件事情的发生,没有村里人的传言,我哥哥或许现在过得应该就是另外一种人生了。但是人生就是这样,总有很多遗憾。

   在床上躺了一阵子,我哥应该是想通了,不再整天装睡,他渐渐的和我们说话了,也终于肯踏出家门和人说话了,但是关于之前的事情他未曾开口。他没有向我们发泄,没有说出发生的任何事情,这点让我们更加心疼。

   哥哥还是去外地打工,过年回来给我压岁钱给我买新衣服。虽然没赚很多钱,但这对于我们家里人就已经是很大的恩赐了,庆幸我哥能重新振作起来。

   但是藏在我哥心底的秘密至今没有被人知道。被骗或者被打被骂被欺负?至今还是个未解之谜。我不知道重新开始对我哥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对我们家来说,意味着新的希望。

   时间一年一年流逝,到了我哥该找对象的年纪了,但是因为之前村里的传言,他还没有交过女朋友,家里人都很着急,拖亲戚介绍熟人介绍,最终都泡汤。爸妈操碎了心,但我哥却又一次次对他自己失去了信心。

   看见网上有一个视频,有人想要跳楼底下全是围观群众,有人还说道"还跳不跳啊浪费我时间"时候我想起了我哥哥。楼顶的人面对“看客”的挑衅和嘲讽,精神更奔溃了,更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与此相反的是,有人在百度提问,手上动脉具体位置,越具体越好。下面出现了有爱的回复:动脉你不用知道,医生知道就好,我爱你!会一直爱你哦;小可爱,你的动脉被我藏起来了,你笑一下我给你看;动脉没有我可爱你怎么就不找我呢,我们爱你!这些善良可爱的人们用自己的爱证明了这个世界的美好,人心也是美好的呢。

   村里人从未想过从自己口中的话会对一个人产生多么大的影响,他们口中的神经病就像是一个锥子刺痛了我们一家人的心,没人在乎神经病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却给了原本是青春正好的我哥对于他人生的否定,对他世界的否定。

   也让我,一个98年的女生看见这个社会不为同龄人所知的一面。我的自卑,敏感到现在伴随着我,我羡慕别人的刻在骨子里的自信,而这正是我无法学到的。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当初我爸妈没有生下我,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我妈不用因为要照顾我而不能外出赚钱,我爸应该就不会催着我哥去赚钱,事情会不会就不会发生成这样。这个秘密一直伴随了我这么多年。

   我哥至今没有找到女朋友,那件事情终究还是没有过去。我想一家人好好赚钱以后离开这个村子,到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人生,不用再听流言蜚语。

   同时感谢伸出援助之手的善良的人们,在我们家最艰难的时候,邻居的一个大妈在我妈出去赚钱不在家的时候老是给我饭吃,舅舅舅妈也一直帮助我家里,都是善良的人。

   我现在刚刚毕业,面对工作上的人际关系,有时候会感到无力,我渐渐了解到我哥哥的苦衷。同时感谢我身边的对我好的人,给我希望面对工作,面对这个世界。我不期望突如其来的好运,我只希望能以真心换真心,不算计不欺骗。希望所有的善良都有回报,所有善良的人都能够被世界温柔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