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偏心

33年前,一个没怎么上过学,很早就失去父亲,母亲不就前也去世了的18岁的小女生嫁给了一个丧偶的普通年轻工人,几年后便有了我,这就是我父母的相遇,没有爱情,更没有相知相识,直到今日我依旧觉得他们不了解对方,只是一个哥哥姐姐不疼,嫂子姐夫嫌弃下走投无路的女孩无奈中选择的一条路罢了。

在我刚出生的几天,母亲甚至没有看过我一眼,我并不是她爱情的结晶,更不想我成为她生命中的负重累赘,只怕看了我一眼便再也忘不了我的样子,这样也好送人,没有念想。可是天不遂人愿,原本母亲是想在怀孕的时候便将我打掉的,可是在前不久已经打过一胎,再次打胎身体会无法承受,我就带着这样的庆幸来到了这个世界。

也许命中注定我们就是母子吧,在出生的第三天,刚好家里只剩下母亲和我,平日里一直照看我的奶奶不在身边,不知是那时的我有意还是无心,我不停的哭喊声终究是让母亲来到了我的身旁,后来听母亲说,她当时挣扎了好久,终究是没忍住,那一刹那,是我们母子相望的第一眼,母亲那次抱起我后再也没有提起将我送人的想法,每天都将我抱在怀里,舍不得让其他人抱,直至后来甚至肩膀都落下病,一直打针导致没有奶水,从此强迫开启了我的断奶生涯,而那时的我只有四个月大。我曾问过母亲,为什么那时候要一直抱着我,她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你是我不幸生命中的一缕幸运,看着你,我就会想活下去。”

时间转眼而过,我开始了我的学生生涯,上学前,母亲总是在我面前夸着哥哥,他是多么的优秀,让我像他学习,久而久之,在我印象中哥哥成了一个让我仰望的大山,即高大雄伟,又让我望洋兴叹。

为什么新衣服总是哥哥的?也许是因为他优秀吧。为什么好吃的也都是哥哥的?也许是因为成绩好收到表扬吧,为什么夸赞总是哥哥的?为什么批评总是我的?为什么我在学校里受到的都是表扬,到家里母亲却没有任何的赞许呢?为什么?随着一点点长大,我的为什么越来越多,为什么我多么努力在母亲那里我都不如哥哥呢,难道真的我比哥哥差那么多吗?

渐渐的,我变成了一个不爱笑的人,即使在笑,多数也是应付的假笑,仿佛我天生就会这种表演,我是个要强的人,至少那个时候还是,什么都争第一,成绩,音乐,美术,演讲,管理,讲课,在同伴和老师眼里,我好像是个无所不能的好学生,各种称赞不绝于耳,然而我想要的赞扬却一直没有等到,那时的我好讨厌回家,更讨厌一家人团聚的时候,因为哥哥在,我的声音便没有人听得到。

具体不记得那是多大的时候了,有一次,只有我和哥哥在家,哥哥不小心拿石头砸坏了窗户,当时的我内心别提有多兴奋了,心想着,终于老妈能骂你一回了,坐等老妈回来看好戏,当然我是不会表现出来的,虽然还很小,那时的我已经是一个资深的演技派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老妈终于回来了,然而让人期待的画面并没有出现,而是出现了让我至今都无法忘怀的一幕,母亲看着破损的窗户,气冲冲的走了过来,饶过了哥哥直接走到我面前,劈头盖脸一顿骂,没有问起因,没有问经过,直接认定了是我砸坏了窗户,望着气冲冲还在不停指责我的母亲,看向一旁低着头一眼不发的哥哥,我内心忍不住的想要发笑,哈哈,要解释吗,还解释吗,解释有意义吗,对,就是我干的,所有的错误都是我的,骂吧骂吧,那一刻,一直还对母亲保佑期待的心彻底的碎了,我是亲生的吗?应该是捡来的吧,哥哥才是亲生的吧,那我的亲生父母在哪里呢,我又该去哪里找他们呢?

我的笑容越来越少了,好在从小喜欢看书,也看了不少的励志动漫,即使再压抑,也没有让我性格扭曲,一直保有正确积极的三观。我开始搜寻我是捡来的证据,翻找下找到了父母的结婚证,算了下时间,我应该是亲生的,哥哥不是亲生的,嗯?怎么反了?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后来我壮着胆子去问了下母上大人,她说她们登记的晚,她16就嫁给我爸爸了,那时的我也没多想,总之我还可能是捡来的,哥哥一定是亲生的,毕竟这就是我一直遇到的事实。

就这样在怀疑和阴影中的我长大了,也叛逆了,总觉得我以后只要饿不死就行,反正家里有出色的哥哥,并不需要我,直到大二那年,家里经历了一场灾难,尤其对母亲而言,是一场致命的打击。那年哥哥结婚了,可家里并不富裕,一个普通工人的家庭,供两个人上大学,家里真的是没有一点积蓄了,家里给哥哥拿不出充足的彩礼,哥哥想要结婚,父亲不同意,想着让他再奋斗两年有点积蓄也可以更好的成家,可是母亲却义无反顾的支持,呵呵,好像母亲从来没反对过哥哥的任何想法吧。磕磕绊绊下,婚算是结完了,可是最后哥哥却和家里闹翻了,诸多事项,总之原因就是哥哥嫂子觉得母亲对哥哥不够尽心,哈哈,可笑吗,一个把亲生儿子晾在一边二十年,对待你无微不至的母亲,就因为一场婚礼,把20年的恩情全部抹消了,从此你再也没有当她是母亲,还是这20年你始终都没有把这个苦命的女人当做过母亲呢,如果没有,你为什么要抢走我一直奢望,怎么也够不到的亲情呢,如果你不想要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让给我呢,吃的,穿的,我什么都不要,即使你是我的哥哥,这20年我从未求过你一件事情,我只求妈妈给你的无数赞扬中有一句是我的。

后来妈妈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还有这二十年忽略我的愧疚,她说,她怕别人觉得她偏心,她怕别人说三道四,让别人觉得她对这个不是亲生的儿子不好,偏心于我,所以任何事情都倾向于哥哥,也从来不对他责骂,对他比亲生的还要亲,母亲哭了好久好久,一天,两天,三天,直到一两个月过去了母亲才渐渐平复下来,不再每天哭泣,对于这个可怜女人,我又能抱怨什么呢,只有用余生来爱护她,守护她,陪伴她。

自那以后,母亲对我格外的关心,爱护,说要弥补以前的亏欠,甚至于让我一堆怀疑,老妈是不是觉得我生活不能自理,来自于母亲大人的关爱自然感动,可是,最需要关爱的时候已经错过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弥补也填平不了过去的痛苦,我也不可能再重新生长一次,我不怨,也不恨,你第一次为人母不懂关爱孩子的内心,我第一次为人子未能体量母亲无奈与痛苦,我们都有过错,余生,愿我们能够快乐长寿,幸福开心,我的母上大人。

但愿老死花酒间:2020年7月3日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