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邓的留言,心里怔了许久。 

凌晨快四点,一句“来看看你,然后打住。” 

他总是喜欢自我消失,跑到不知道天涯何处的地方。但是,他又总会在某个未知的时刻突然出现,让你知道他不曾离开,给你力量让你温暖。 

  记得那些年的春夏秋冬,他所撑起的所有天空,依然在记忆里清澈透明。 

  我曾经很依赖他,因为他总是能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一个安稳的依靠,在我伤心的时候,在我不安的时候,在我气急败坏的时候,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在我一切都快崩溃的时候,他总是能够站的比我高,帮我挡住前面刺眼的光,让我明白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才是最适合的。 

  比我理智,比我清醒,比我懂得更多,对世事看得比我透彻,经历的事情也比我多,自然比我更加明事理,于是他一度是我的偶像我的模范。 

  最初的相遇是在纸上,他的一篇《我喜欢的孤独》在当时还是刚上初中的小牛犊的我眼中是多么震撼的,喜欢他字里行间的淡定和通达,那是还稚嫩的我还未见识过的境界,于是情不自禁地记得了这个名字。后来,我忘记了内容,但是他的文字却影响了之后的我。 

  有幸在高中得以同班,他的为人处世,他的性格,他的思想,他的信仰,都使我不得不深深钦佩。还记得当时的语文老师和同学都是很欣赏他的,每每有发言,总是能够博得满堂喝彩。 

  直至今天,我都很感激他在辩论赛中对我的激发和鼓励,以及在场上场下都控制好我的急脾气,让我变得智慧和淡然。很多时候,他都是一个灵魂的存在者,对于当时那个内向、性格急又是一个处理很多事情固执鲁莽不考虑后果的孩子来说,他充当了一个调和剂的作用,使我能够冷静地去思考问题,使我能够以一种更加温和的方式去为人处世。 

  他总是活在另外一个高度,对于理想对于未来,很清晰,于是他明白自己要走的路,即使有时候我们也不明白他的选择。得知他辍学是在我还在暗无天日地救赎中奋斗的时候,除了不解和惋惜,还是不解和惋惜。一个有思想的独立者,一个有理念的智者,就这么没有继续大学教育,会怎样,是否也会在尘世中浮沉然后陷入这个浑浊的世界失去自我追求,我害怕。 

  辍学之后,他竟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联系上。

之后的之后,偶尔能够收到他的突如其来的信息,每次都有点小感动。这孩子,还算有情有义,不会把我丢在记忆里。这便足够了,无需过多的言语,甚至不用相见,但是却总是没有远离的感觉真的很好。 

  还记得有时候会被朋友责怪,我太忙了总是没有打电话发短信,久而久之,便疏远了。很多时候,我们都在马不停蹄地努力维持与别人的关系,这样才不至于让人觉得被冷落别忽略,久了,会累。真正的朋友,是不用多频繁的联系来维持的。 

  要靠经常的联系来维持的感情大多时候是非常辛苦的。我是个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人,但是我相信彼此之间的距离。我们或多或少,都有着不同的路,真正在乎朋友的人,会把彼此放在心里,然后各自努力,远方重见时看着彼此过去走过来的路,相拥而笑。 

  我们都在这样一个需要为自己的未来奋斗的极其重要的时期,这几年,我们要风雨兼程,朝着自己的方向,默默相互支持,默默关心挂念。不管历尽多少沧桑浮沉,不管散落在哪个远方的哪个角落,真心的朋友,总会有心照不宣的境界,始终一如最初。我还是我,也许不会常常陪着,不会时时联络,但是,我一直都在。 

  亲爱的朋友们,我是这样不会说太多话的孩子,请谅解,可是我在乎着你们,关心着你们,即使没有过多的言语没有过多的陪伴,但是我一直都在,我还是那个只要需要,一句话我第一时间会出现的人。懂的人自然一直都懂,谢谢亲爱的你们也一直都在。 

  后记: 

  谨以此文章,怀念默默的你,怀念那个稚嫩的我,怀念那些不曾远离的亲爱的朋友们,怀念我们的过去期待我们的将来。 

  你永远都那么清醒,永远站在我无法企及的高度,坚持着你的坚持,追求着你的追求。直至今天,我才更深刻地体会到了你的用心良苦,你早就预见了今天,才会有那些昨天。 

  其实,我觉得最深沉的怀念便是你离开后,我活成了你的样子。我也说不上对你的情感到底是什么,只知道你对我的影响,无声无息地贯穿了我整个年少稚嫩的时光,给予我力量带给我温暖。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现在的我会在哪里做着什么事有着怎样的心境,我也不敢想象没有你,我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会追求着怎样的世界。也许你还不知道你的存在有多重要。 

  你说我还是老样子,傻。你又何尝不是老样子呢。人啊,有些东西是有很深的印记的,有些东西一直坚守着,执着天真。无论世事如何变化,无论相隔多远,假若有天相遇,相视而笑,一切默契还在,我还是那时候的我,你还是那时候的你,挚友便是如此吧。 

  这么多年,未曾远离,无言地存在,最是感动。感激你一直以来默默的安暖相陪,低调的孩子,希望你能如你所愿,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