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相聚,这是一次迫不及待的久别重逢。由于年前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本该在2020年到来之际应该久别重逢的亲友只能足不出户的在家彼此遥祝。这不,终于盼的得春暖花开,盼得远隔的亲友可以相见了。

最开心的应该是妈妈了,平时一年四季总也闲不下来让她去走走娘家或是看看姐妹,本是盼着过年可以去看看哥嫂,跟姐妹们说些体己的话儿,因为疫情破坏了妈妈心中的期盼。在家“憋”了两个月之后,终于盼来了好消息,可以出门活动了。

在看到邻居家的叔伯婶娘都出门串亲戚,同村嫁到县城的年轻姑娘都回娘家来的时候,妈妈终于是按捺不住思念的心情,开始打电话给舅舅姨妈、姑妈姑父,邀请他们来家中吃饭。

前一天打完电话,妈妈就开始准备这场蓄谋已久的家宴了。从冰箱里拿出过年准备招待客人的肉、鱼、以及手工制作的特色食物进行解冻。

因为前一天已经"被警告“过第二天不准睡懒觉,所以便超级自觉的起床了,当然,我说的只有我和老妈,老爸早早被公司召回去上班了,至于弟弟嘛……“警告”对他来说无效。

一早便开始洒扫,安排桌椅板凳。然后开始各种洗杯、碗、盘、碟;然后去菜园子里的采摘她一直引以为傲的有机蔬菜;刚刚长出的嫩莴笋,刚好两根炒一盘,脆嫩脆嫩的,就连莴笋叶子也是清甜的;光是葱就种了好几种,虽说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姑娘,但若不是因为疫情阻隔我也是少有机会这样频繁的光顾妈妈的菜园的,更不可能说知道葱还分什么小香葱、大葱、洋葱。在此之前他们在我眼里长在地面的叶子都差不多的。

这次疫情的出现真真儿的是让我体验到了身为中国人的骄傲感,同时又多了一种骄傲,那便是生在农村,在城市里都食物昂贵、紧缺的时候,我们在村里基本是自给自足的情况下还可以接济一下从城里回来过年的邻居们。

一切准备妥当,妈妈的哥哥姐姐们也陆续到达,妈妈脸上的笑容也是止不住的溢出来,妈妈在厨房炒菜,时不时去客厅跟他们闲聊一下家常,姨妈姑妈则会来厨房要求给妈妈帮忙,然后一起讨论着他们关心的话题”各自的孩子上一年的收入以及个人近况“。在闲话家常中一桌丰盛的佳肴便端上了桌。由于时间仓促和要帮妈妈打下手的缘故没有来的及留下照片,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难免会觉得多少有些缺憾的。

这场家宴在舅舅姨妈们对妈妈嘘寒问暖中开始,在妈妈对他们关心和叮咛中结束。

从客人进门妈妈眉眼间的笑容和客人出门时妈妈喋喋不休的话语及目送他们时依恋的目光,我仿佛看见了未来我嫁做人妇,为自己的家庭操持一切却慢慢远离了生养了自己的家庭时的样子;那时我是不是也一样忙碌一年半载才有时间跟自己至亲的家人们有这样一次仅有几个小时的家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