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上今天,我和母亲已经正好十天没联系了。

我是一名研究生,23了。今年武汉的疫情爆发导致我在母亲那里呆了足足三月有余,呆久了自然摩擦矛盾不断,众位也该深有体会。解封后临走时又依依不舍,毕竟在家的日子总是吃喝不愁,事事有人安顿。许是良心发现,深感自己对母亲的态度配不上这么多年来母亲的付出,更不希望让敏感的母亲觉得女儿的生活离了她反而更好。于是开始日日电话视频不断,礼物红包不停,以此来弥补一些自己言行的不当。

五一佳节将至,让母亲大人在网上挑选了心仪的衣物,约好放假带她一起出门踏青。天下母亲一个样,看衣服时,选了两件便不再多挑,不愿多花钱。我自是知道母亲的眼光,自作主张的挑了些一并下单寄了过去。收到衣物时的开心自是不必言说,拍了照片发与我看,我自然也得意洋洋毫不遮掩的应了一句“都挺好吧”。“还算合身,就是这里的纱不知道夏天流汗了扎不扎…那里的腰带拉扯得领子有些低了…还有…”,其实我不过想听一句夸,但听到这里我也只能怏怏的回一句是否需要退换货。“不需要,挺合身的”,母亲这样的肯定便是我最想得的,只是现在听到却再也高兴不起来。孩子们做一件事,第一时间得到的往往是父母的否定,否定之后的肯定,就像扇了巴掌在给糖,那糖无论如何也是甜不起来的。

接下来两天忙了些,抓紧看文献做PPT,想空出一个干干净净的五一小长假带着母亲一起放风。一天晚上十点多,看到母亲发来的链接分享,大概就是学习的重要性,那时我刚忙完便回了一句“我不想看”。母亲当即给我灌了一壶大道理,最后一句“你真应该好好看看”蓦地戳中了我。我或许没有别的孩子那么自律刻苦,勤奋用功,但我始终知道我的路该自己走,该做的事情一件也不会落下,恼得我立刻就怼了回去。

那些空泛的道理和鸡汤我一向是瞧不起的,话谁不会说呢?漂亮的话人人可道,漂亮的事又几人能成?但这些鸡汤偏偏到母亲那里十分受用,只是我觉得,如若你觉得对,你督促自己按着做就是了,为何自己心理认同,行为不变,反倒是扔给我希望我好好遵从呢?但中国的父母大抵都是如此吧,美名其曰为了孩子好,却没有几个身体力行的成为榜样,只是标榜着那些大道理让孩子好好学习。于是在我给母亲发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后,便再没了回音。

第二天我们的语音视频就戛然而止了,但我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自知言辞激烈了些,却也碍不下心里这份不舒服去求和。当天晚上看到母亲发了朋友圈和链接,探问是否有人五一一同出门游玩。看到这里我又是一肚子闷气,明明早早约好五一带她出门,怎么转头便约起了他人?即便是闹别扭了,但我仔细承诺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母亲这番举动让我又气又笑。

担心母亲真的与他人约好,次日我把文献都处理好了就立刻开始制定行程路线酒店,再看了看天气定好时间和日期后便立即给母亲发了消息。当时看着天气预报显示武汉那几天都有雨,安排还没说完母亲就一句“下雨那不去了”将我堵死。我说我都计划好了有两天大概率阴天,况且天气多变,就继续说我的安排。末了母亲又是一句“你们出去玩吧,我一个人在家很好”,任谁看了都知道是气话,可母亲在气什么委屈什么呢?这一通下来难道不是我处处退让时时反思?

我一直是向理不向人,但凡一个事要理论就要一条条理论清楚,但我从来不会不敬更不会人身攻击。我知道母亲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在置气,我这口气也没沉下去,便开始跟母亲理论起来。我说了许多我当时的想法和感受,自以为是推心置腹。母亲发来语音说“别人歌里还唱着常回家看看跟爸爸妈妈叙叙家常,我看到好的给你发去分享有什么不行的?”,我又一次在和母亲的争吵中感受到沟通的困难,难如上青天。蜀道难再难好歹是可能实现的,这宛如天堑的鸿沟想要跨越似乎是不现实的。我后来仍努力挣扎希望表达内心,却多次被证实皆为无妄。

也以为少年的烦恼总是层出不穷,不曾想成长带来的深刻认知才令人挫败和沮丧。

小时候以为和父母的矛盾来源于缺少沟通,因为角色不同角度不同。大家常说:有代沟是难免的,我们要和父母多交流沟通,彼此相互理解便可以缩小这鸿沟。

然而多年的抗争和妥协告诉我,这不过是寻得一份心理安慰。有多少次,我们尝试这去解释、去理解、去换位思考,得到的回应不过是父母的“我们明白你的想法,但是…”是的,他们真的听了,但是作为他们的角度听的。

人的大脑绝不是机器那般简单,有了输入就产生对应的输出。你以为是你表达的问题吗?是你态度的问题吗?不,都不是。是每个人大脑的这个黑匣子不一样,同样的一句话产生的激励效果是不同的,得到的反馈和你的预期永远有差距,甚至有时候南辕北辙,走得更远。

应该怪他们吗?不,这个“黑匣子”是时代给予的,时代造就了我们每一个人。

倘使我和他们所处的时代相同,我大概会有同他们一般的思想。就像我们的时代出不了鲁迅一样。

其实大部分时候,愿意和父母沟通,虽然结果不见得一定有多好,但一定比冷战要好得多。我已准备去哄母亲了。

像我这样的青年大多都会有这样的遭遇,有的更甚,有的较轻。但是父母老了,要求他们学习包容更多似乎太苛刻了,他们大半辈子的青春心血都用来充实了我们的理想,如果我们懂得,理解,便代替他们把那难平的心绪平了吧。

这大概就是时代使然,他们无法很好的理解我们的生活状态,行为思想,因为老的那一辈是即将要被时代淘汰的一辈。我们这一代在未来走向衰老也是必然,但是我们应该尽可能的充实自己以延缓“衰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