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秋天,我终于踏进了梦想中的大学校园。

高中那三年,食堂——教室——宿舍三点一线的寄校生活在现在看来是一段青涩、充实而纯真的往事,温存着一切属于旧时光的美好,并且时不时在某个将眠未眠的夜晚浮现在你的脑海。也许你也和我一样数次伴着幸福快乐的回忆微笑入睡。可是,Hey,屏幕前的男孩女孩,我猜你高中上学那会儿可不是这么想的。

高一那年是我第一次离家到他乡上学,也是从这一年开始,故乡只剩冬夏,再无春秋。想来彼时的自己也年仅15岁,稚嫩瘦弱的臂膀就已经拎起一大件一大件的行李独自奔赴异地求学,说是勇气可嘉也并不为过。

很多琐事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一年我过得很不开心。作为班上的学习委员,面对老师的过度关注和殷切期待,学习上的压力十分巨大。屋漏偏逢连夜雨,也许是因为我是外地学生,又或许是某些我至今仍不知情的原因,我在班级里受到到了排挤。年轻时的我们总是放不下他人对自己的评价,总是用人际关系的好坏来衡量自己的人生意义。那年稚气未脱的我也一样。同学背后的议论、班级任务上的不配合、学习上的懒散导致班风不良等等,似乎一切不顺心的事情一股脑冲到眼前,令人心力交瘁。跋涉千里,本以为一个优秀的学校会是心仪大学的跳板,未曾想我失足跌落大海,孤立无援。

可想而知,我成绩一落千丈。

如果说我的高一是一碗苦口的药,那么我的高二便开始回甘,我的高三初尝甜果。

是一本课外书挽救了我。对,你不得不相信,它——《杀死一只知更鸟》——就是具备这么大的魔力。小说里的黑人受到白人强烈的种族歧视,在被庄园主人污蔑猥亵的情况下,只有男主阿蒂克斯愿意站在黑人的一边,站在真理、站在正义、站在善良的一边。他们称呼黑人为“黑鬼(nigger)”,但阿蒂克斯说“愚昧低贱的人每当觉得有人关爱黑人胜过关爱他们时,就会拿它来骂人。”

我仿佛在那个无辜黑人身上看见了曾饱受排挤的自己,我仿佛看到阿蒂克斯那一句“一切人生来平等”是在为我发声,它超越了一切小说原有的意义甚至于超越了我的灵魂。是它让我找到安慰。

哈珀•李还在《杀死一只知更鸟》里说:“我想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勇敢,而不要错误地认为一个人手握枪支就是勇敢。勇敢是:当你还未开始就知道自己会输,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无论如何都要把他坚持到底。”

我决定开始努力。高二学期伊始,每天睁开眼睛就开始繁重的学习生活,午饭匆匆,行路匆匆,独来独往。那段时间我每天傍晚都会去操场跑步,迎着黄昏的夕阳在跑道上挥洒汗水的感觉,我一生难忘。有时候觉得语言的苍白无力就是似乎找不到任何词语足以形容你当时学习上的刻苦,我想若是放在古代,大概像是西汉匡衡凿壁偷光、春秋越王卧薪尝胆那般。

不管怎样,我的努力看到了成效。

年级一千多名、年级七百多名、四百多名、二百名……直到2016年的夏天我收到心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而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直到现在我仍永远相信:时间不会辜负任何一个平静而努力的人。这个标题在当下这个信息泛滥、自媒体发达的互联网时代看来是多么鸡汤啊,但它会是我一生的座右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