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时候啊,我捣蛋调皮,总是带着自己的小学弟们去搞破坏,街坊邻居的玻璃没有一个是我们没有砸过的。也是因为这样,我在姥爷家住着,姥爷喜欢喝酒,想让我安稳的去睡觉,结果给我喂了那一盅小酒,我浑身发烫,脸颊通红,昏昏欲睡的模样,姥爷以为见效了,结果我发起来酒疯,拿着院子里的小木棍儿,跑出去去别人家敲门,敲完就换另一家,姥爷找了我一宿,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躺着别人家门口睡着了,把我抱回了家。

他每天都会带我pk象棋,却没有一次可以下赢他,在三年前,姥爷的身体一落千丈,前一天还可以下地干活,第二天就躺进了医院,那时候的我还恰好在北京上学,我去找学校的领导请假回家,回家的时候,姥爷那厚实的身体已然变的单薄。体重下降,眼睛浑浊。饭不想茶不思,依靠着医疗设备吊着生命。我握住姥爷的手,轻的像鸿毛。眼泪也是觉察不出的流下来。

其实我很后悔,自从我去了北京上学,一年只有两次的假,回家只知道和朋友东跑西跑,并没有陪伴着姥爷,现在他的身体愈来愈虚弱,每次想到都会心痛,如果我可以陪在他的身边,总不会留下遗憾。小时候的一幕幕就像小电影一样在我的梦里浮现,那时候姥爷年轻的模样是我永远都忘记不了的,现在衰老的模样更是让我痛刻在心。

我做不了天使,并不能战胜病魔,我能做的只能是尽全力的陪伴。

所以在遗憾未来前,我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姥爷最需要的是我的陪伴,只要我在他面前,他会安心,会舒坦。所以我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陪伴是真理,也是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