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是种病,无可救药。

只有时间才能抚平暗恋的创伤,淡忘那魂牵梦绕的奢望,直至你把这种思绪赶走或封存,然后等另一个人走进来。

初中的情感萌动显然是不成熟的,我有自知之明,自己的一厢情愿只是青春期情感欲动的萌芽,没有温和阳光和肥沃土壤的继续,结局显而易见。

在蹉跎了一整个中考后的暑假后,我提前踏上了奔赴高中的路途。学校选择了一批各学科中考成绩高分的学生提前半个多月开学,然后在这半个多月里上完高一一学期的数理课程,进行选拔,设置奥赛班,就像部队里的特种兵班组,合格的留下,淘汰的随波进入大众开学季。

外面的世界显然比我当时想象的要大,第一次相当吃力上课跟不上老师讲课的速度,而牛人太多,每每我请教身边的同学时总难以想象他们怎么就能这么快弄懂,选拔的结局也显而易见,我进入集中分配的普通班10班。造化弄人,这里又出现了一个我为之暗恋的女孩。

我们的高中全国闻名,盛名在外,大多考进来的都是各地初升高的学霸,她就是学霸级的。据说在初中她就全校知名,各学科都很均衡优秀,令我诧异的是,她数学相当好,颠覆以前我对女生文科强的认知。这是我注意到她的开始。

慢慢发现她和我曾经的暗恋有许多相似的地方,迷人的长发和好看的脸蛋,身材匀称,举止得体。但她的气质属于邻家女孩那种,散发着楚楚动人的娇羞。她的脸蛋总是白里透红,让我一度怀疑是不是打了粉底腮红;说话轻声细语,像是生怕说了什么让别人生气的样子。

我与她交集比较多,源于数学也是我的强项,虽然离奥数的差距很多,但正常课程没问题。高中比初中要开放得多,男女之间讲话开玩笑也轻松平常,当然都只是正常的玩笑和调侃。也不知何时,不知不觉间她在我脑海里占据了很大一块,总是偶尔有意无意间出现在我情感萌动的区间,等我意识到时,已成了潜移默化的暗恋。

一旦意识到是种暗恋,我自卑的心理就占据着大部分的理智。那时候最受女生欢迎的,要么是运动场上英姿飒爽的健将,要么是学业成绩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文艺青年也受喜爱,特别是在学校活动大舞台露一手后会出现许多小迷学妹。而我,一无所长。

似乎,暗恋是我唯一的情感路途。

一直到毕业,我们就这样同学了三年。她不知道我喜欢她,我也不知道她对我的看法。然后高考,一别两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