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纪大了些后,有意无意间就会回想起曾经经历的那些或可笑、或荒唐、或遗憾的事情来。特别是遗憾的,遗憾未去做要比遗憾做过的深刻的多。每每想起,假如当初冲动一把,或许就不是今日的样子。

悔不当初,深有体会,但也仅仅是体会。

我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不是指地理位置边缘地带的穷乡僻壤深山老林,是经济落后的农家小山村,往上数五辈都居住在村里,同姓一脉,世代以种田务农为生,村里人不多,几十户,走出去的人不多。赶上国家改革开放后,通过读书考学走出去几个,至今仍是村里津津乐道的羡慕榜样。有这样的榜样在,读书考大学将来有出息成了村里不成文的共识。

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

幸运的是我成绩一直很不错,初中在镇上,高中去市里,那时就渐渐从小山村中走出来了。实际上,仅仅是地理位置迈出了边界,精神心理还停留在小山村里。

因为我生的矮,小学期间一直被人调侃起绰号,初高中虽然不再被调侃,但心理上对自己身高的自卑一直存在。也因为一直在小山村,见过的世面太少,除了学习成绩还行,没有太多自信的地方。青春期的情感自卑尤为突出。

大约初二的时候,班级合并重组,学校把成绩好的一拨人单独出来组一个班,在那里我喜欢了一个同学。美女。

我已经好多年没见过她了,初中之后就没见过,但我现在认真想一想,还是能清晰的回忆起她的模样来。那时的她有着我梦中情人的一切幻想,就像刘德华拍飘柔广告的那种,长发飘飘,好看的脸蛋。那时肚子里没有啥词汇,现在想来,还真是瓜子脸,柳叶眉,眼睛水灵灵,双眼皮,樱桃小嘴,身材匀称修长,举止优雅,而且成绩还挺好。。。

不只是我,是包括我在内的广大男生都喜欢,私底下她早已被称为校花。我只是有幸与校花同班而已。

喜欢她,暗恋她,无法自拔。

但我从来没有奢求她会喜欢我,只要不厌恶就好。一天能和她说上几句话,我能高兴一整天。她其实和亲和,那时候很多同学故意找些学习上的问题去找她请教,借故能和她接近一点,或找些其他的理由和她讨论,经常的事。

我不敢,因为我自卑。我都不敢认认真真的看她一眼,不过偶尔我的偷看也会被她逮住,会吓得我几天不敢和她说话。

她是我心中的女神,暗恋,是她给我的最好的牵绊。

初二那一年是我过的最煎熬的一年,也是最魂思梦绕的一年。

初三我们仍然是同班,仍然保持着这种无形的关系,只是要应付中考,把更多的时间精力都花在学习上,和她的接触就更少了,除了在梦里。

中考之后,我去了市里重点,她进了县城高中,从此一隔两别。只有中考后的各自离别寄语还保存在那,读着她给我写的语句,眼泪不禁而出。但我对她的暗恋却未真正断过,只是再想她,也仅仅是在梦里。

暗恋是种病,是种自卑的恐惧,自我的折磨。爱情需要勇敢一点,哪怕不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