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的夏天,我送走了最后一个高中同学,背着我的书包进入了复读补习班,成为了一名复读生。从幼儿园到高中一直是在厂子弟学校上学的,同学基本没有变化。第一次接触我生活圈以外的人,心理充满了不安。本能的防备让我看起来像个刺猬。

在补习班上课的第二周,坐在我后排的同学突然点点我的后背:“你有课程表吗?”我摇摇头,不理他。下课后,他拽了拽我的衣服:“你叫啥名字?”我盯着他,有些紧张,这个男生有着一双无比清澈的眼睛。:“问问你的名字,你紧张啥,我又不会吃了你?!”我低着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他笑了笑:“你的名字咋这么老气?”我不在理会他,扭头就走,他跟在我后面:“生气了?你住哪?”:“没”。他就这样跟着我,一直到巷子口。

他和他的朋友成了我在复读班结识的第一群朋友,他们会带着我一起打球,一起吃饭。元旦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唱歌,朋友点了啤酒。那是我第一次喝酒,只喝了一小口,就缴械了,等我酒醒的时候,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气氛正好,只有他坐在我旁边一脸嫌弃的看着我:“行不行了?没量还喝,以后不准喝酒了,听见没?”语气有点恶劣,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我的眼眶瞬间就红了,酸胀的厉害。他瞬间就慌了手脚,:“别,别,我也没说什么呀,不是怕你吃亏吗?”我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其实,当时觉得自己特别丢人,像极了耍酒疯的女人。第一个念头就是逃走,还没等我从沙发上站起来,他的手就落了下来,像羽毛一般,轻轻的抚走了我的眼泪,他低着头说:“我不在的时候不行,我看着你的时候可以喝一点点,行吗?”我闻到他身上传来的酒味,我想我一定是还醉着,他也是。后来他就这样一直坐在我旁边,偶尔唱首歌,或是喝点酒,而我却沉浸在他唱的歌里,好听。

元旦过后,他似乎迷上了动漫,每天都会在我家楼下的动漫店里呆上好长一段时间,几乎天天放学和我一起走,偶尔在路上会可怜兮兮的问我:“你说怎么才能变帅呢?”:“你很帅了”:“真的?你总这么说,敷衍我的吧”。在多年之后,我也总会在不经意间回想起他当时的神情,许多年来答案也一直没有改变。

高考结束后,我接到了前往东北的录取通知书,他没有考上一本,他决定再复读一年。各奔东西之前,大家最后聚了一次,他喝的很是尽兴,每次举杯,他都将我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完,大家也都顺势起哄,我觉得尴尬,是因为担心他有负担。酒过三巡,大家的情绪高涨,开始玩游戏,我和他在第四轮被点到了,要求是我要亲吻他1分钟,我虽然紧张,但是内心是止不住的雀跃,因为我喜欢他,从他第一次问我名字的时候,就在我心里发芽了,只是我太过自卑,不敢说。我看着他靠近我,又担心他会厌弃我又兴奋与他亲近,感觉自己像个偷食的老鼠。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你低个头,就这么嫌弃我吗?”我有些慌乱:“那,那亲你脸,行吗?你别介意”。当我抬起头的一瞬间,他的唇便印在我的唇上。同学们很是兴奋,有人从背后推我们,他被迫揽住我。我慌乱的闭上眼请,不敢想,不敢看。直到所有属于他的气息离开我,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他之后不再说一句话,只是喝酒,我也不敢说什么。直到我们要散场的时候,他已经喝多了,趔趔趄趄的走过来,似是无赖一般的挂在我肩膀上:“我一定会考上一本的。”我壮着胆子,揉了揉他的发:“嗯,加油”他直起身子,看了我良久,便走了,跌跌撞撞的消失在眼前。从此他变成了我心中的一根刺。

大一的中秋,我拨通他的电话,听见他的声音就忍不住哭了,他问我:“你咋了?”,我沉默了许久对他说,我想家了。那一刻我特别鄙视自己,胆小如鼠,可是我知道,我没有承受失去他的勇气,我怕我说出口,就不可能再站在他朋友的这个位置了。他在电话那头,叹了叹气:“别哭了,想你的人会难受的。”电话挂断的时候,我觉得,我们也许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大二的时候,我认识了在校读研的城,他对我还不错,当我在电话中讲起城的时候,他停顿了片刻,对我说到:“你喜欢他吗?”:“我也不知道。”:“别被骗了,他对你好就好。”我想,他真的就是我心里的忘川了。后来我再也没联系过他了,我也有了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城。

08年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外企上班,08年的隆冬,我接到了一个来自广州的电话,电话是他的朋友打来的,他朋友告诉我,他不太好,希望我能帮帮忙。我请了年假去了广州,一别四年,那个会问我怎样才能变帅的男生此刻醉的不省人事,窝在出租屋的沙发上,狼狈不堪,房间里弥漫着酒精和酸臭的味道。他朋友不好意思又无可奈何道:“他喝醉酒就念过两个人的名字,其中一个是你的,所以我才找你的。”我和他的朋友一起将他送进了医院,医生说他的食道里全是大大小小的溃疡,胃粘膜也损伤的很严重。从他朋友口中得知,他交往了3年的女友,有了新的男友。我没有问详细的情形,默默的守在他身旁,心理五味杂陈。替他办好了住院手续,我回到他的出租屋开始了大扫除,将他衣柜里的女士内衣小心叠好,放在袋子里。他朋友忿忿道:“扔掉,扔掉,这些都是他给那女生买的,连大学的生活费,考研的费用都是他出的,考上了就把他踹了!”我看着手里的袋子说:“有权利处理这些的只有他自己。”但是心里却是隐隐的疼。

他在医院住了4天,我什么也没问,他除了谢谢,什么也没说,直到出院回到家。他看着我收拾一新的房间说:“让你看笑话了~~”。我看着窗外良久,心里莫名的泛酸:“要是真的放不下,就挽留她。”他自嘲一笑,:“她第一次跟我说她喜欢上别人的时候,让我给她点时间,她会忘记的。可是1个月后,她跪在床上,哭着对我说,她还是喜欢那个男生。你说我能怎么办?我去她学校找她,看见了那个男生,结果那个男生转身就跑,我在后边追上去对他说:你跑啥,我又不打你!当时我心里就放弃了,就这么个人,我还有什么好计较的。”他的眼睛像是黑洞,了无生机。让我心酸的不是他喜欢别人,而是那个珍藏在我心中的人却被别人如此轻贱。

他出院的第二天,我感冒发烧了,他特意去买了一床厚被子,吃了药,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在摸我的额头,那只微凉的手,轻轻的覆在我的额头许久~~夜里烧退了,他坚持把我裹成一个粽子,找了电影给我看,我们聊着这些年大家各自的生活,他突然对我说,像你这样的女生就适合当老婆。我愣了愣神,自嘲道:“因为安全,是吗?没有情趣也没有危险。”他似乎又委屈又有些恼怒道:“对牛弹琴!!”那天夜里,我辗转反侧,我不敢去想。

我陪他买了一条新裤子,我们一起在步行街做了一个棉花糖,我感觉他是真的开心的,因为眉眼里都有笑意。晚饭的时候他夺了我手里的啤酒一饮而尽:“女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晚上,他邀我一起看死亡笔记的最后一部,我准备好零食,抬头便看见他刚刚洗完澡出来,身上只着那件新买的牛仔裤,他走近我,略带局促道:“能帮我绞一下扣眼吗?”:“好。”可是我根本不敢抬头看他,他慢慢走近我,我能感觉到微微的酒气,我窝在沙发上帮他绞扣眼,我的两颊烫的通红,心里一直在鄙视自己,都老大不小的人了,居然会害羞!正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我听到嗤嗤的笑声,我抬头一瞥,见他也红了脸,却饶有兴味的看着我:“让你绞扣眼呢,你再不动手,我的拉链就要被你拽开了!”:“裤子太厚了,太厚了~~”我慌乱的不敢看他。一只手突然覆在我的头上:“别慌,我又不吃人。”我定了定神,绞好扣眼,迅速后退。:“好了。”他坐在我旁边,拉过厚大的毯子,将我们裹在里面:“就这样,暖和。”我却是动都不敢动,他忍不住看着我:“你什么时候这么怕我了?”:“看电影,看电影~”他播放了电影,却没有看,而是低着头说:“跟她分手后的这两个月时间里,我有过很多女生,她们很主动,我不需要上心,不需要负责,但是我知道,我不喜欢她们。我当初那么有力喜欢过一个人,不知道还有没有力气喜欢了。”我沉默了许久:“我也喜欢过一个人,不过可惜了,都没有用过力气。”他转过头看我,我给了他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会有值得你好好喜欢的人的。”:“傻~~”他笑着说,可是那笑意却未达眼底。影片快要结束的时候他突然用一只手抱住我:“如果那年我考上重本了呢~”我有一瞬间很想抱住他,可是,那是如果,我们都回不去。他看着我没有回答,松开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可是,我没考上。累了,睡吧。”他没有给我任何再开口的机会,逃似的回了卧室。而我,却坐在沙发上一整夜,我用最后的眼泪去祭奠我的这一段暗恋,无始无终,但却是不染尘埃的格桑花。

第二天早上,不等他醒来,我便坐上了回家的航班。再无联系,只是偶尔从空间照片或是朋友圈里知道他的情况。四年后,他结婚了,我也同城结婚了,其实我心里有过抗拒,但是我知道,努力去喜欢的那个人不一定适合在一起。童话终究是讲给孩子听的。17年的夏天,出差去了广州,约他见了一面,他有些诧异,见面后,我送他一套宝宝的爬爬服。他有些讶然,:“你知道我有宝宝了?”:“若是你没结婚,我就不见你了。”:“为啥?没结婚就不能见我了?”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现在知道了?还是有值得你喜欢的人吧。”他静静的盯着我良久:“嗯。”他点燃了一根烟。:“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我略有诧异。:“能抱抱你吗?我该回去了。”我还没说话就被他抱住了,他的手收的很紧,片刻钟的时间,他便放开我了,他揉了揉我的头发,跟我说拜拜。那个我心中的少年已经走了,还好,他还是我心目中的样子。没有心酸。没有失落,还好,我们现在都过的很好,即使人生有些许遗憾,但是我们都守住了彼此心中最美的的样子。曾经挣扎过的坚守,是为了今天看见你安好的样子,彼此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