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从来都不是一件小事

青春很美,最好的年华莫过于情窦初开的时候,应证了席慕容的一首诗“一棵开花的树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我的青春并不张扬,我的青春没有早恋,有的只是暗恋。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我青春的暗恋它是一句话,一句来自柏拉图的话“不敢说出口,因为我胆小,因为如果你拒绝,我以后就不能够再见到你了,宁愿默默的爱着你,不能让你知道,直到,直到你投进别人的环抱。”是的,我的第一次的暗恋就如同坏掉的种子,就这样一直埋在土里。

我深知“因为有了因为,所以有了所以,既然已成既然,何必再说何必。”但如今的我,仍懊悔那时的自己,我怪当时的自己不够勇敢,我怪当时的自己为何不敢行动,我并不是想要什么结果,只是我不甘心这段暗恋无疾而终。我如果说了口,即使被拒绝,至少还能说我做到了,让我深知他喜欢的那个人不是我,他等待或他想找到不是我,至少能让他知道我喜欢他,也或许能让我自己彻底死心与放下。

我很喜欢那句话“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早在脑海里跟他过完了一辈子”,谢谢我给我自己的那一辈子,现在虽然后悔,但我并不想责怪当时的自己,那时的我在爱做梦的年纪给了自己一场梦。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