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镜水坐在火车车厢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这是一辆通往Q城的慢车,慢到要为所有比它快的车让路。 

我突然觉得想说些什么,可是又找不到话题。本来我们属于那种即使无话说也不会尴尬的关系,可是此刻的确有些尴尬了。 

因为我们要去Q城去找镜水的情敌,但是找到了做什么,他没有说。 

我和镜水在宿舍里一直嘻嘻哈哈过了两年,想起来还真没有共同面对过这么严肃的课题。所以,我突然感觉到对他有了一种陌生感。 

那是三天前的晚上,我坐在床上用笔记本电脑津津有味的看着电影,那是美国说唱天王Eminem主演的一部电影《8miles》,最近我爱上了说唱,当然我不喜欢PGone。 

“李乐,周末跟我去趟Q城吧。” 

“好啊,没问题。”我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我把头探到下铺,镜水若有所思的躺在床上,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我给我表弟说一声,让他准备迎接咱们……不过,咱们要去做什么?” 

 几秒钟的沉默。 

“Bitch is a bitch。” 

“呵呵,然而你还是摆脱不了bitch的困扰。”我双手一撑栏杆跳到了下铺,用脚踢了他一下,“对于你头上的绿帽子,我深表同情。” 

“不至于那样,绿帽子暂时还没有,”他坐起身来,又略微恢复往日的调皮,"不过长此以往估计也差不多了。” 

“那好,奉陪到底。” 

   

之后就回到了开头的这一幕。 

“那么,我们到底是要去做什么?怎么找到他?见了面说些什么?”我连续抛出了三个问题。 

“我需要了解他们两个的关系,到底到了什么程度。我要把他单独约出来。” 

“可是你想过没有,就算是问也未必能够问出什么来,你还记得的那句话么?” 

“什么?” 

“Bitch is a bitch。婊子就是婊子,如果她真的是婊子,就算你做的再多,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我是为了心安,让自己死心。” 

“所以你是更想他能够承认,他跟她有一腿?” 

“某种程度上是这样的。” 

“妈的你真变态。这么看你们两个倒是挺配的。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那小子也是个不爽快的人,敢做也不敢当,你觉得 你能达到你的目的吗? ” 

镜水听我这么一说,眉头又皱了起来。 

“擦,的确是,要真是这样就更恶心了。” 

“所以说,考虑问题要全面,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值得你去相信,如果说有,那么也就是我了。” 

镜水听我说完,略显深邃的眼眸里竟然多了几分温情。然而时间很短,我又看到了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凶光。 

“妈的,BItch is a bitch。” 

“抱歉,我想象中的决斗应该是《特洛伊》里边的阿克琉斯和赫克托之间的碰撞,而不是两个矮小瘦弱的男生扭打在一起。并且,不要老是这么说,男人嘛,女人嘛,一个巴掌拍不响,有bitch,还不是因为有男人引诱。不要把这些东西看的太重, 是排骨不香?还是游戏不好玩,还是音乐不好听,大片不好看啊?” 

“话是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觉得不甘心。” 

 良久的沉默……我也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故事,是啊,不甘心。 

我看着车上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旁边座位坐着一对情侣,女的靠在男人肩膀上嬉笑着说着什么,他们应该很相爱吧,至少在这一刻是。之前呢?之后呢?也许以前他们身边都有不同的人,也做着如此亲昵的举动。以后他们可能会结婚,生儿育女,也可能会很快分手从此再无联系。唉,人有什么可以依赖呢,就算我和镜水,两年后也可能是天各一方,各自有了家庭,有了新的朋友圈,慢慢的生分起来……一股无力感突然涌上心头,我突然想说些什么。  “镜水,你听我的,下一站我们下车,你想去哪里玩我陪你。周一回到学校我给你介绍新的女朋友。只是再也不要这么执着了,我们回去好好学习,再也不翘课,你听我这一次,绝对不会后悔。” 

我一口气把这些话说完,镜水都呆了。 

    

事实上我和镜水哪里也没有去,我们直接坐车返回了学校,我和他站在校园门口,突然有了一种走进了新世界的感觉。 

“镜水,你有没有觉得咱们学校挺好的?” 

“是呢,学校又气派,老师又温柔,女孩又漂亮。怎么以前没有发现呢?” 

"妈的失恋打开了你明亮的眼睛,快用他去寻找美丽吧!” 

我表弟借口我们去Q城找我姑姑要了两千块钱,然后自己挥霍一空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