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刚上小学的那一年,家里发生了一个比较轰动的事件—我的小舅舅决定放弃读大学的机会,一个人到北京打拼事业。

那时候家里不富裕。外婆家除了小舅舅这一个儿子以外。还有一个儿子和女儿。他们一个是我的妈妈,一个是我大舅。妈妈是家里的大姐,为了供弟弟读书很早就出来替别人做工。大舅后来也因为种种原因高中的时候就辍学了。所以可想而知,当小舅舅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全家人心里有多么的激动。大家都争先恐后地说要大摆一桌酒席。大学生三个字在当时我们的家庭环境下分量可比金子还重,它是是象征着美好未来的明灯。

人在黑暗里走得越久,就愈发渴望光明。那时候的我们也许已经在贫穷这条道上走得太久太久了,所以就恨不你抓住每个机会哪怕不是自己的机会,也要用力地推别人一把。

所以那个时候录取通知书寄来的时侯,大部分的人都没注意到小舅脸上一抹隐晦的苦涩。沉浸在未知的欢乐中。当然,也是有例外的。在大家都在谈论大学生福利的时候,外婆坐在角落里的脸色显得格外的平静。按理来说,她应该是最有资格炫耀和开心的人,可是她却没有说一句话,甚至连一个微笑都没有。

后来妈妈告诉我,其实那天晚上小舅单独找外婆聊天。一开始她以为小舅是找外婆商量读书和办酒席的事,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小舅把外婆叫到房间里,只是跟外婆说他决定和一个没考上大学的同学去北京发展了。他的态度很坚决,似乎并不是来找外婆商量的,而是来通知外婆的。据说那天,外婆听到小舅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脸色很平静。妈妈告诉我,外公走得早,外婆一个人帮他们兄妹三个人拉扯大并不容易。一个没有什么文化水平的人,靠着缝补衣服养活三个孩子,受到过很多的冷眼和嘲讽,可是却从未抱怨过一句,妈妈说她记得外婆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们过得好,就行了,甭管我。"其实妈妈也不知道为什么外婆会表现的如此镇定,她甚至想象着外婆揪着小舅领口,含着泪问他,那我这些年努力赚钱供你读书是为了什么!可是外婆并没有这么做。

我们都不知道外婆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些天她也没跟小舅说过太多话,最多是叫小舅下楼吃饭。平静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有一天小舅把火车票摆在外婆面前,郑重其事地说道:"我的决定是不会变的。妈,对不起……"外婆的眼角好像有一颗若有若无的泪珠在倔强地滚动着。她把舅舅叫到房间里,拍着舅舅的肩膀,隐忍地说了两个字:"去吧……"

我和妈妈都被外婆的话给震住了。妈妈看不过去,跑到小舅面前哭着说了一句:"你这样做对得起妈,对得起我们吗!我们该怎么跟亲戚交待!"小舅似乎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吐不出来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待着属于他的指责。这时候外婆平静地说了一句:"亲戚那边我去说……"妈妈看着外婆"娇纵"小舅的样子,一时间委屈地说不出话来,打开房间的门,就离开了。

那时候的我也感到手足无措,我也很不理解小舅,明明考上大学是一件大喜事儿,为什么偏偏要把它变成让所有人都不开心的万恶之源呢?

那天下午,天色昏昏沉沉的,小舅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离开了。外婆给他的包里塞了自家酿的杨梅酒,叮嘱他万事小心。妈妈和大舅则躲在房间里,因为他们还是觉得小舅的决定太过任性了,难以原谅。

小舅不在的日子里,外婆像往常一样过着忙碌而平凡的生活。妈妈告诉我有时候她真的很心疼外婆,因为在夜深的时候她总是会拿出放在破盒子里的录取通知书,反复抚摸,想象小舅上大学的样子。有时候,她也会悄悄问我,北京是什么样子的,会不会有很多坏人。毕竟那时候只有我什么都不懂,无法辩驳和安慰她,只能做一个安静的树洞,聆听着她心灵深处脆弱的秘密。

时间好像飞也似的过去了三年。那年我四年级。回到家的时候,就听妈妈说小舅回来了,正和外婆在房间里。

外婆等了三年时间,等来却是小舅创业失败的消息。我和妈妈很担心外婆,便跟上楼去看看外婆的情况如何。

只见小舅皱着眉头,一脸愁容地靠在沙发上,时不时地弯着背,把脸埋到手掌里,显得很痛苦的样子。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连呼吸声都变得清晰可闻。墙上的时钟有规律地发着滴答滴答的声音,突然小舅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对不起……我给你丢脸了。"

外婆听到这句话,脸色依旧如往常一样平静如水,她用皱巴巴的手轻轻地拍着小舅的背脊:"我不怪你,我知道你是有原因。"小舅听到这句话后眼泪就止不住地往外淌,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身材如此高大魁梧,气场如此强大的小舅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我觉得这就像迷路已久的鸟儿找到了归途的路;长期漂泊的蒲公英找到了可以依靠的方寸之地。我想也只有外婆懂小舅,他在外面拼搏了这么久,却仍旧一无所获的痛苦与不甘吧。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问外婆为什么同意舅舅不读大学呢?这不是放弃了光明的前途吗?

她靠着墙,看着我,笑着说。她知道小舅那时候过得很辛苦。基础有限,但为了家庭努力学习,最后虽然考上了大学,但也只不过是一个他一点儿也不喜欢的专业而已。她说她知道小舅想出去创业也还不过是想要早点出人头地而已。她懂他的那份执着……

后来我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外婆似乎还说了什么话在我耳边嘤嘤作响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小舅从北京回来一无所成后来被当做了亲戚朋友间口耳相传的"反面教材"。但外婆似乎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她还一直让鼓励我们全家人都要相信小舅。

以前的我似乎不懂得什么是爱,现在我才知道外婆是发自内心得爱小舅,所以她才懂得小舅内心的痛苦与柔软。

她常说,他再怎么高大,也只不过是一个需要鼓励和安慰的孩子。我能做的也只不过是在他难过无助的时候,给他支持罢了。

我至今还记得小舅躺在外婆怀里放声大哭的样子。

最爱你的人,也就是最懂你的人。在你爱的人面前,你可以不用伪装、不用防备,卸下所有沉重的包袱,做最真实的自己,这种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