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费尽全身气力的挣脱了蛋壳,舒服的闭着眼睛半靠在“我家”的边上,吸着好闻的空气,湿漉漉的身体迎着凉凉的风,我舒服的哼吱了一声,不由得感慨道:这个世界真美好啊~

刚破壳后不久,因为我是妈妈的独生宝宝,所以她对我倍加呵护。这不,我躺在她怀里,又在帮我顺毛了呢。

我家是在一棵茂盛的大树的枝桠上,阳光只能半射进来,这样正好,不冷也不会热。只是感觉脑袋天旋地转的,好像在转圈圈似的向下坠一样。我恍然觉得自己不是躺在草窝里,而是躺在像天上那棉花似的白白的云朵里。

想到这儿,我窃喜一般的哼叫了一声,开始期待睁眼后的世界。

啊,忘跟你们说了,我的名字叫欢欢。只是妈妈为什么给我取这个名字,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希望我能欢欢喜喜的吧。

我是在听着很热闹的声音中睁眼的。

这时我已经能走路了,所以呀我就扑腾着两只脚丫想去看看除了这个金黄金黄的草窝以外的世界。

可我踉跄着还没起行呢,妈妈就看出了我的意图,大翅膀一扇我又跌她怀里去了。

“妈妈!”

我赌气似的把头埋进她毛茸茸的怀里,可没一会儿,我又探出头来:“妈妈,外面吵吵闹闹的,那是什么啊?”

这时,风轻轻的吹动叶子,一缕阳光射了进来,射在妈妈背上,好像沾了太阳公公的光,妈妈也闪闪发光起来,对我笑着说,

“那是,一种叫做人的动物。”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人”这个奇怪的字,我一遍又一遍的念着:人…人???

难不成刚才那个热闹的声音就是人的声音?

记得我能够在蓝天中自由飞翔还是因祸得福得来的。

那次我从家里掉下来时,我生怕被摔成肉酱,急忙扇动翅膀,在离地面只有几寸之遥的时候向上腾起,在空中划过一道顺溜的弧线。

我终于会飞了!!!

我欢喜的在空中盘旋了一道圆,在这里的视角很开阔,什么都能看到,有蓝天白云,大房子,还有…人!!!

感觉有些累了,我就停在一根电线上。沿着对面望去,那里竟有一个小孩子,他好像才六七岁的样子,栏杆比他高了一截儿。以我看来,就像以前被抓去然后困在一个笼子里的咕咕一样。

我想让他开心起来,就蹦跳着叫了几声。他好像被我的叫声吸引,看向我这边,他似乎也笑了,向我伸出手来,我欢喜的飞到他肉肉的手里,可还没等我进一步欢喜,就有个女人惊叫了一声,连忙把我扇开:

“哎哟,万一感染病毒了咋办,小祖宗,可别乱碰这些鸟兽啊!”

说着,她拖也似的把那个小孩儿拖进了屋子里。

我撇了撇嘴,扫兴的飞往家里。

再一次看向眼前被捉回来的大胖青虫,再一次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宝宝?自回来就趴那儿”

“妈妈…病毒是什么呀?”

“……”

“欢欢,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取名欢欢?”

我想了想答案,刚想说出口,又觉得不是,就摇了摇头。

她慈祥的摸着我的头,说:

“因为啊,我们的欢欢声音很好听,有一种很欢喜的感觉呀”

我似懂非懂的嗯了一声,又看向眼前蠕动的青虫。

直到我找到了配偶,像妈妈那样有了宝宝,那记忆中热闹的声音已经模糊不堪,我还在寻思着那是不是最后一次了。

我睁眼醒来是被孩子的羽毛挠醒的。

似曾相识的声音在耳边回荡,他笑眯眯的问我:

“妈妈,外面吵吵闹闹的是什么呢?”

我在心中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也笑着回望他:

“那是…一种叫人的动物。”